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经济评论

分享最前沿的热点资讯

 
 
 

日志

 
 
关于我

财经评论员,传递最前沿的财经热点资讯,汇集知名经济学家与财经人士的观点,以独特视角解析财经问题。

网易考拉推荐

贝哲民:叙利亚曾试图复制中国改革开放模式  

2012-02-22 10:55: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如今的叙利亚阿萨德政权已经在反对者的呼声和不利的国际形势中风雨飘摇。阿萨德政权曾瞩目中国通过改革开发而带来的经济崛起,也曾向中国学习而做出过类似的努力。中国曾经常邀请叙利亚的学者和官员来北京学习,中国模式刺激了叙利亚的经济改革,叙利亚政府试图复制中国共产党的成功。然后从结果看来,却收效甚微。原因何在?阿拉伯经济研究专家、苏格兰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贝哲民在《新丝绸之路:阿拉伯世界如何重新发现中国》一书中做了探讨。

 

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有中国商人,义乌有阿拉伯商人。商人们走的不是与过去相同的横跨中亚的路线,现在迪拜的港口一片熙熙攘攘,阿拉伯世界乐于见到这种变化。如果是这样,叙利亚能够得到最多。该国面临着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第一条路无比压抑。如今,叙利亚政权是国际的二等公民,它还有待与以色列签订和平条约。它被控支持黎巴嫩的政治暗杀,支持从哈马斯到真主党的领袖,这是一条导向经济停滞的道路。第二条路,与之相比,较为乐观。那就是叙利亚重新成为该地区的贸易中心。这是一个以贸易商为标志的叙利亚,类似于阿布·甘佐,他们在大马士革旧城的办公室里与世界其他部分进行货物买卖。正是2001年后的一系列事件让这两条路更加清晰,即究竟是保持不变还是恢复历史的光荣?

叙利亚作为代表阿拉伯世界凝聚力这一地位得益于它的相对稳定,这不是小成就。这个国家遭受了与伊拉克和黎巴嫩类似的逊尼派、什叶派、基督教及库尔德人的分离活动。它与伊拉克在东部交界,以与黎巴嫩在西部交界,与以色列在南部交界,以一种插入式的安全仪器帮助其保持和平。同时,叙利亚政府在过去的几十年公开挑战美国和以色列时,它避免了武装冲突。这一战略现在正在慢慢地收到成效。中国商人经常将叙利亚的稳定作为在这个国家维持经营的依托。但至少在当前,中国的崛起帮助点燃了这个国家作为贸易中心的历史记忆。

叙利亚需要重复中国的奇迹。这个政权当然希望相同的增长速度和社会稳定。谁不想呢?阿拉伯世界的大部分国家都想如此。200710月,一项调查显示有52%的受访埃及人、约旦人、科威特人、黎巴嫩人、摩洛哥人和巴勒斯坦人认为稳定的经济比自由的政治更重要。然而,稳定的经济对于羸弱的阿拉伯经济体来说并不容易。经济改革的第一步经常是最具挑战性的,可能带来社会不稳定。在一个可以看到伊拉克卷入宗派冲突深渊的地区,怎么夸大对不稳定的恐惧都不过分。这也使得中国的增长模式成为与美国和欧洲增长模式的竞争者,尤其是后者被指斥为造成了全球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

一名来自中国的经济学家林毅夫被任命为世界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这凸显了中国模式日渐增长的影响力。林是世界银行首位来自发展中国家的首席经济学家。他的任命不光证明了这一模式本身,而且认同了中国激励其他经济体沿着相同的道路前进的力量。林的话被《华尔街日报》引用,他表示世界银行应该花更多的时间为特定的国家量身制定政策,“如果世界银行想帮助发展中国家或是转型经济体,他们需要来到那些国家与他们的政府和研究机构一起工作。”对于经济改革,林提倡一条现成的路径,这就是中国的增长模式。

叙利亚的领导层已经动心了。时延春是中国驻叙利亚前任大使,他提到在20世纪90年代末,去中国访问的叙利亚高级领导人的数目在持续增长,那时的中国甚至还没有引起世界金融市场的注意。比如,叙利亚前副总统阿卜杜拉·哈利米·哈达姆(Abdul Halim Khaddam)经常访问中国。石自豪地回忆说,在200110月,中国大使馆的国庆节宴会吸引了与以往一样多的叙利亚高级官员,包括极具影响力的社会党地区副书记。当现任总统巴沙尔于2004年访问中国的时候,叙利亚官员谈到在未来的二十年里引入“中国试验”,并学习中国的改革经验。

我与一位叙利亚驻中国大使馆的官员聊天时,他提到中国经常邀请叙利亚的学者和官员来北京学习。受邀者参加由不同的机构举办的座谈会,包括中央银行和国家部委及国家级研究机构。旅程一般持续数月,完全由北京赞助。参加的不仅有叙利亚的学者和官员,还有来自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学者和官员。过去中国受到了来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外国政府的技术支持,现在它把收到的建议重新打包传授给发展中世界。

通过这种方式,中国模式刺激了叙利亚的经济改革。毫无疑问,叙利亚政府试图复制中国共产党的成功。统治的阿萨德家族及其支持者自20世纪70年代末起就牢牢掌握权力。中国模式提供了一种寻求经济改革但避免痛苦的社会抗议的道路。2003年,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在他的父亲去世后上台,他也清除了经济改革的障碍。发展缓慢的经济和攀升的失业率让叙利亚政府别无选择。但是中国模式让叙利亚政府采取了最后的一招,进行经济改革,是中国式的,而不是西方式的。

叙利亚在慢慢前进。它已经使其银行业自由化,允许私人银行开设分支机构。黎巴嫩的主要银行也已经在这个脏乱的城市设立新的分支机构。政府制定了新法规吸引外国投资者。叙利亚央行在2003年决定减息,这是22年来的头一遭,随之允许银行更灵活地设定自己的存贷款利率。如今我们可以自由地在街道上兑换钱币,而不必担心被判蹲监狱。股票市场也在筹划中,尽管说它在2008年初已经开张了。同时,迪拜的Emaar正在大马士革的郊区开发一个价值5亿美元叫做第八扇门的住宅项目,这只是叙利亚在全国建的许许多多的住宅项目之一。

然而,我听到的一个故事让我相信经济改革是真的。叙利亚的经济事务部部长在20072月举行了一个会议,讨论最近的类似于中国的五年发展规划,来自私营部门的投资者被邀请参加。据说他们对于发生的事情惊呆了。部长使用微软的幻灯片来发表演讲,并邀请私营部门参加计划中的投资项目,其中包括一条通往土耳其边境的公路。他在评估中表现出令人意外的坦诚,“如果我们能够完成最新的五年规划的四分之一,那也代表了一种进步。”直到投资者们离开那幢建筑时,他们才真正地震惊了。这个演讲是在社会党领导层经常开会的同一幢楼里举行的,也是在这幢楼里,政治的反对者经常消失。一名参加这次会议的私人投资者回忆,“过去开车路过这幢楼的时候,我们常常怀着恐惧以另一种方式看待它。”形势变化真大。

今天的叙利亚经济与20世纪80年代的中国经济有诸多的类似之处,中国的经验在叙利亚能够立刻应用。批评家或者认为,中国模式支持了流氓政府,然而,中国模式是建立在改革之上的,是得到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推荐的。毫无疑问,中国在推销它的改革方面做得更好。想象一下,一名曾在20世纪90年代拜访北京的官员最近又去中国参观的话会有什么感受。这个城市的变化,包括摩天大楼和十车道的高速公路,对经济改革的宣传作用,比任何多边组织的声明要好得多。而且,最重要的是,中国模式强调社会稳定,这一点的重要性对于叙利亚怎么夸大也不为过。

这并不意味着叙利亚就能成功。事实上,叙利亚政府忽略了中国模式的一个主要规则。它没有将经济从政治中分离,尤其是外国政治。它支持诸如巴勒斯坦哈马斯的主要领导人哈立德·马沙尔之类的政治激进分子,它也被控援助赴伊拉克的伊斯兰战士。但最重要的是它没有与以色列签订和平协议。叙利亚经济学会的主席伊萨姆·扎因在20043月份的一篇文章中承认因为拒绝签订这样的一份协议,叙利亚蒙受了损失,不过,他说叙利亚在面对犹太复国主义敌人时别无选择。叙利亚经济学会在讨论经济改革议题时,走在了前面。扎因是叙利亚国家计划部前部长,他的观点反映了许多叙利亚高级领导层的看法。

更多分析,请关注《新丝绸之路:阿拉伯世界如何重新发现中国》作者: 贝哲民

★★★★★★★★★★★★相关阅读推荐★★★★★★★★★★★★

1《即将来临的国家破产》(“国家破产”来临,日本是头号候选国?德国能在欧盟国家破产中独善其身吗?通货膨胀是化解债务危机的工具还是释放灾难的潘多拉魔盒?)

245个十分钟读懂资本论》(金融危机之后,西方为何捧读资本论?著名学者余斌如何预测了“占领华尔街”?看余斌通俗讲解资本论,深刻阐释当今经济热点的背后因果!

3《十问中国金融未来》(国务院参事夏斌与财经女主持李南的智慧碰撞;用通俗的语言、新颖的视角解读当下经济金融热点。未来十年普通大众理财投资决策的必备参考书。)

4《我们的好日子到头了吗》江涌最新力作,震撼发问:我们的日子为什么这么难?我们的生活为什么这么无奈?深度剖析中国现实困境,反思每一个中国人的现状和未来!)

5《经济学的真相:超越看不见的手》(世界为什么误解了亚当·斯密200年?“看不见的手”非出自斯密之口?还你一个不知道的真相。世行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鼎力推荐)

  评论这张
 
阅读(294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