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经济评论

分享最前沿的热点资讯

 
 
 

日志

 
 
关于我

财经评论员,传递最前沿的财经热点资讯,汇集知名经济学家与财经人士的观点,以独特视角解析财经问题。

网易考拉推荐

夏斌:我国的金融被利益集团绑架纯属无稽之谈   

2012-07-30 09:48: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要:近年来,利益集团绑架中国金融的说法屡见不鲜。著名经济学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夏斌在十问中国金融未来一书中指出:中国整个的行政管理体制,是“官本位”严重的体制,是“官大说了算”的体制。如果说金融的不足与滞后的问题,被最高领导发现了,比如说,发现人民银行、银监会等部门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他完全有权把它纠正过来,而且很容易让它纠正。因此,不存在所谓的“绑架”。以下是文中节选: 

李南:中国的金融改革,需要做这么多的事情啊!几年前,有外媒评论,或者说是外国的一些专家评论说,中国的银行在技术上已经破产了,中国的金融如何如何落后。对此到底应该怎么去看?就过去三十年中国金融的发展而言,我们看到了发展的不足和滞后,这种不足和滞后到了什么样的一个程度?怎么去评价它?

夏斌:我们在书中讲了所谓“国内金融发展不足与滞后”的问题,这是相对于实体经济发展的需要来说的,这是第一层意思。第二层意思说的是,三十年来,总体上中国的金融发展还是不错的,在经济发展上取得伟大成绩的同时,金融发展也取得了不小的成绩,国外媒体在这方面也有很多评论。我们从全国只有中国人民银行这个唯一的金融机构发展到今天,有银行、证券、保险、信托等等各类金融机构,金融产品也有多种多样。从逻辑上讲,金融是经济体系中的子系统,又是经济的核心。既然你承认和肯定三十年的经济发展取得了历史性的奇迹,而又认为这个核心没发展好,这在逻辑上是说不通的。也就是我在那本书中讲的,只要不是戴“有色眼镜”来看中国这三十年,金融基本还是适应了经济发展的需要的。第三层意思是,仍然要承认现在的金融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例如“三农”金融问题、中小金融机构问题、金融创新问题等等。

李南:对,不能一方面说这个人身体很健康,但是又说心脏不好,这个在逻辑上是不通的。但同时,他确实可能在身体某些地方有些毛病。这么多年来,我们看到金融领域表现的不足和滞后,甚至有一些问题反复出现,比如说信托公司就整顿了五次。今后怎么去避免这些问题?这些问题所带来的教训是什么?

夏斌:我也注意到很多媒体,包括有些海外媒体也在说,中国金融发展的滞后与不足,都被利益集团所“绑架”了。其实我倒不这么认为。中国整个的行政管理体制,是“官本位”严重的体制,是“官大说了算”的体制。如果说金融的不足与滞后的问题,被最高领导发现了,比如说,发现人民银行、银监会等部门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他完全有权把它纠正过来,而且很容易让它纠正。那么现在还为什么表现出这么多的不足与滞后?我在书中讲了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决策层认知上的原因。第二个原因是金融监管部门之间的协调有很多矛盾,缺乏监督机制,最后表现为执政效率低。

李南:您指的是“一行三会”吗?一行三会:指的是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

夏斌:对,是“一行三会”之间的协调。对于第一个认知上的原因,再细分析,是过于强调了“金融的稳定”这样一种要求,过于维稳了,所以采取了简单的行政手段,某种事只要不利于维稳,就干脆不干了。

因为我们的改革是渐进改革。很多社会保障制度,包括涉及金融安全体系的一些制度,都没建立起来,所以有些改革动作容易引起不稳定,这能理解。渐进改革在世界上也没有经验,我们只能慢慢去探索。但是实事求是地说,有点过于谨慎了。这里面有一个原因,就是说因为现在金融机构出了事,监管部门是要负责任的,所以监管部门都很谨慎。监管部门可以说我按规则办事,像美国一样按规则办事,但是我们的规则又不完善,那只能把 “机构”死死看住。因为出了事,监管部门是有责任的,最后群众挤兑、闹事,怎么解决?我在央行“非银司”工作的时候,每天都在处理大量老百姓的钱偿还不了这种事。你说打个折扣还,老百姓不干。你说公司这个业务本来就是违规的,但老百姓不管这个事,所以很难。

第二个认知的原因,我认为部分是由于过分迷信而引起的,因为在渐进改革中,市场有个学习的过程,老百姓有个学习的过程,最高决策者也有个学习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事情很复杂。比如说前两年引进西方的工具、技术时,就有人说短期融资券是“伟大的创新”,我说,瞎说!其实短期融资券早就有了,我们早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就搞过,后来一看不行就关了。在这三十年中间,也引进了可转让大额定期存单,后来也关掉了。在决策者看来,不关掉这些东西不行,但是最后是连“孩子”带“水”一块泼了,反而影响了改革的进程。

李南:就是说可能应输O型血,却输了A型血,不匹配,拿过来之后对我们不适用,但其实是好东西,有时候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夏斌:你是用血型来解释,我是用机器和零部件的关系来解释。这部机器在运行中,不断地增加新的零部件,但旧的零部件和新的零部件如果咬合不好,这个机器就会出故障。在增加新的零部件的时候,没有很好地考虑和旧零件的咬合问题。比如说最典型的,我在书里讲了信托公司问题。几次整顿信托,原因是宏观失控,但都怪到了信托头上。实际上发展信托,本身相当于在银行存贷款市场边上,增加了一块市场。因此,这种情况下要宏观金融不失控,也就是今年讲的,就要进行社会融资总量的控制。但是前二十年,尤其是三十年中间的前二十年,都没有关注这些问题。

李南:这个问题现在也有啊。刚才您说到,在我们宏观调控的时候,比如说房地产企业,可能拿不到那么多的钱,怎么办?走信托公司的渠道。那么通过信托这个渠道放出去的规模其实是不小的,问题又出现了,可以这么说吗?

陈道富:其实宏观调控,就是要让经济降温,主要靠银行的贷款渠道控制。但是这个经济体,还没有一下子降温下来 ,所以它会在信托领域再表现出来。

★★★★★★★★★★★★★★东方好书榜★★★★★★★★★★★★

1、《弗赖堡学派的启示》(著名经济学家,中国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左大培梳理恢弘历史,中国经济的道路如何选择?谁才是中国的下一个榜样?德国?美国?抑或是我们自己?)

2、《中国的强国战略》(日本如何客观看待中国成长?旁观者清:中国的强国路上潜伏着哪些艰难险阻?直戳软肋:腐败、不公、通胀、结构,中国社会的噪音因何挥之不去?)

3、《经济:向左还是向右》(经济学家周其仁推荐,经济如何运行?自由市场经济有利于这个世界,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

4、《较量:通往自由之争》(本书写给向着深度危险边缘、正在急剧改变中的美国和世界。自由企业与大政府的斗争将如何塑造国家的未来)

5、《金融社会主义》(从“华尔街时代”到“华盛顿时代”,危机不断,金融竟是“必要恶”?过去30年,金融过度自由化;未来30年,金融何去何从?)

  评论这张
 
阅读(5874)|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