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经济评论

分享最前沿的热点资讯

 
 
 

日志

 
 
关于我

财经评论员,传递最前沿的财经热点资讯,汇集知名经济学家与财经人士的观点,以独特视角解析财经问题。

网易考拉推荐

杨连宁:中国的变革不能靠兴奋的“睾丸素”   

2013-11-01 10:42: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连宁:中国的变革不能靠兴奋的“睾丸素”

1028日,发生在北京天安门金水桥的吉普车冲撞事件,警方已初步认定,此次事件是一起经过严密策划,有组织、有预谋的暴力恐怖袭击案件。目前,已初步查明案件涉案人员相关情况,5名在逃涉案人员现已全部抓获。

我们暂且不去考虑这些人的行为是否有原因。即便是像多地发生的抵抗强拆事件,用这种暴力方式真的就能解决么?我们是不是要重新思考变革的路径选择——戒急:成功的变革其实最平静

如今令人震惊的许多错误东西,当年却是我们深信不疑的。譬如自己曾经那么钟情于绝望、痛苦与死亡,是因为深信了“奋斗就得死人,牺牲就是崇高”。那年头,我们把“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教导,变成了“革命加拼命,拼命干革命;有命不革命,要命有啥用”的口号,随时准备为革命献出自己的生命。也就是说,“牺牲必要,死人难免”,是我们深信的信条。

正因为笃信了阶级斗争你死我活的历史观,我们才笃信了“牺牲必要,死人难免”的生死观:“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生死观就是生命观,假如认定有些人的生命重于泰山,有些人的生命轻于鸿毛,就等于认定人的生命是有轻重、高低、贵贱之分的,有些人死了是不足惋惜的。对于我当年的这种生命观,如今你会不会感到震惊呢?

如今谁都知道,生命对于每个人的可贵,不仅因为对于他本人只有一次,还在于每个生命对于宇宙来说,也都是永远不可拷贝、不可再生、不可替代的弥足珍贵的。

世间万物最宝贵的就是生命,人的生命高过一切价值。这些常理你早已点头认可了,对不对?你甚至认可人类为了自己的生命可以牺牲其他生命。譬如你到最文明的牛、羊、猪、鸡屠宰场去看一看,你都会于心不忍。假如碰上有人给活猪活牛动脉里注水,你更忍无可忍地要上前制止,对不对?这就表明,如果你不忍心看到任何生命(包括猪命、鸡命)轻如鸿毛,我们就有了讨论生命价值的共同底线:牲畜的生命为人而牺牲,已经到了你可接受的极限,而要人的生命为哪怕再神圣的事情牺牲,你就无法接受了,不是吗?

因而,在现代生命价值观看来,人类所有因战争、因事故甚至因刑罚的死亡都属于不应该——人类保护生命未能尽责的不应该!什么叫不应该?就是我们不愿意看到或无法制止的悲剧!而“重于泰山”的观念却不是,它把“牺牲必要,死人难免”当成常理,把“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当成崇高,把牺牲变成了人愿意看到甚至执意追求的目标。前边说我一心当个烈士,不就是这么来的吗?

如今我们已经可以说了,任何人的死亡都不该发生,都是悲剧。所有生命都同等重要,而不是死人不重要,怎么死才重要,或者谁死了就重如泰山,谁死了就轻如鸿毛。如今我们已换了脑筋,才不会把全部人类历史归结为一部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史,也不会给生命区分高低、轻重、贵贱出来,因此,也就不会像我年轻时那样钟情于绝望、痛苦与死亡。

对“革命”观念产生了震惊之后,你一定还会接着纳闷:是什么样的政治绞肉机,能把人绞得一心赴死?是什么样的灵魂榨汁机,能把人榨得不愿活着?回首当年,你发现把人关进笼子里,把人置于“囚徒困境”里,他就容易丢弃了常人的理智与道德。

我深知自己年轻时被关在闭关锁国的笼子里,过的是小和尚一般的禁欲生活。每天诵读着“两报一刊”,深信了“自由、民主、人权、人性、宗教、道德、法律”等等陌生的东西,都是麻醉人民的鸦片。这就如同《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那首歌里,老和尚交代小和尚说:山下的女人是老虎,你遇见了千万要躲开——当年我们被教导的就是:西方的这些东西,看似诱人,其实害人,都是必须远离的毒品。

中国和平变革的婴儿,就是这么一副浑身带血的样子,从革命历史里脱胎降生的。王小波认为,中国人也不是一直都疯,是有时候疯有时候不疯。他说的疯,是指人会发癔症,会进入韦伯所说的巫魅状态。情绪压倒了理性的巫魅状态,青少年的荷尔蒙盛期是多发期。回想我的睾丸素上升期,就是这么一个状态:自我中心和善良预期都太过严重。自我中心会严重到什么程度?会严重到视“他人为地狱”(萨特语),对外人敏感猜忌嫉恨敌意还自以为是。那善良预期会严重到什么程度呢?会严重到只接受呵护、宠爱和奖赏,不接受任何不公、不幸与挫折。

一个人的自我中心过分了,就“容易对外界刺激作出猛烈反应”(奥勒留语),猛烈反应就会把小事酿大,杨佳杀警就是一例。一个人的善良预期过分了,对社会则容易产生一团漆黑的绝望感和失败感,而“仇恨来自失败感”(罗素语)。自我中心与善良预期,本是一个人心智成长的必经阶段,但一旦被“气袋子”充气进去就麻烦了。所谓“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说的就是这个情绪压倒了理性的过程。

 

更多分析,请关注杨连宁新著戒急:成功的变革其实最平静

 

相关阅读:

《中国改革做对的和没做的》(产权、民权、政权的纠葛,新的政经周期,中国改革向何处去?)

《公平中国:开启未来十年新奇迹的钥匙》(找寻那把被制度设计者们轻视太久的“公平钥匙”)

 

  评论这张
 
阅读(183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