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经济评论

分享最前沿的热点资讯

 
 
 

日志

 
 
关于我

财经评论员,传递最前沿的财经热点资讯,汇集知名经济学家与财经人士的观点,以独特视角解析财经问题。

网易考拉推荐

沈凌:读书到底有没有用?   

2013-12-13 09:18: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华东理工大学教授沈凌在自己的新书《经济学家有点烦》中提出一个有趣的问题:读书到底有没有用?老师——除了经济学老师之外——总是对学生说:读书当然有用啦,因为读书能够获得知识!经济学者认为,这叫做人力资本。我们出生、长大并加入劳动力市场之后能够得到什么水平的收入,取决于我们的劳动力素质。这种劳动力素质可以是强健的体魄,也可以是某种技能或者知识。拥有前者的我们叫体力劳动者,拥有后者的我们叫脑力劳动者。当然实际生活中并没有区分得那么清楚,往往某个人既是体力劳动者,又是脑力劳动者。比如老师,站在讲台上讲课真累人啊,那就是体力劳动;回到家备课搞科研也累人啊,那是脑力劳动。传说中,读书受教育就是能够提高工作技能、增长知识的一种手段。每次去开儿子的家长会,老师都会不厌其烦地讲这个传说,搞得我很是心烦意乱。

经济学研究对教育其实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一种就是传统的观点,认为教育能够增加知识,或者说增加人力资本,从而有助于产出的增加;另一种观点则认为,教育可能并不能增加人力资本,但是它至少提供了一个“信号”,来说明你的聪明程度,而“聪明”本身是天赋,和学习无关。因为我们的劳动力市场是一个很成问题的市场,买家(企业老板)不可能像卖家(我们)一样了解自己产品的质量(我们的聪明程度)。所以,一个笨蛋只要不是那么笨,总能装作很聪明的样子被老板雇用,然后在未来的工作中逐步显出其真正的实力来。这样一来,买家和卖家的信息不对称,买家总是吃亏,长此以往,买家就不敢随便雇用劳动力了,最后对卖家也没什么好处。这就是市场无效率的一种表现。

这个时候教育机构跑出来说:没关系,老师可以帮上忙。老师们设计一些很难的计算题,或许它本身并没有什么用处,但是你做不做得出来,能够有效区别劳动力的聪明程度。于是,通过考试的人将文凭出示给企业老板看,以便证明自己和笨蛋的区别。对于老板来讲,他可以根据不同的文凭给出不同的工资待遇,这样至少比通过算命先生看面相的方法发工资要好多了。从这个意义上看,哪怕教育机构不能增加我们的人力资本,仅仅是像一个扫描仪一样判定了我们本身的聪明程度,它也有了存在的理由。对于读书有没有用这个问题,答案依然是YES

本来这些计算题并没有什么用处,就是一台筛选器。大家最好都不做准备,直接去考试,测出真实的聪明程度就可以了。但是有一些人动起了歪脑筋,他们觉得自己并不是那么聪明,直接去考试可能不一定通过,所以,他们请了一些人来辅导,复习,准备。这样一来,有准备的学生就能赛过没准备的学生,获得一个“好信号”。但是一旦大家都那么想,都去复习准备,那么结果其实是和都不准备是一样的。那么复习和准备就成了一种资源浪费。这很可能就是我们现在的教育。从这个角度上讲,读书有什么用?

自然界里,这样的傻事不仅人类在做,别的很多生物都在做,比如梅花鹿。雄性梅花鹿为了争夺配偶,喜欢长出长长的鹿角来,这些像树杈的鹿角越长越大,就越能够收获雌性梅花鹿的芳心。于是进化论告诉我们,雄性梅花鹿普遍长出了又长又大的鹿角。但是这样的鹿角对于梅花鹿的生存却是不好的事情。当遭遇猛兽捕食时,它们往往因为这么个“碍事”的鹿角而被挂在树枝上,最终逃不了而被吃。可以想象,如果所有的雄性梅花鹿能够坐下来开一次会,就割掉这要命的鹿角达成一致的话,那么它们整体的存活率能够提高一大截。

今天,我们的孩子每天披星戴月来往于学校和家之间,埋头于作业和考试之间,所学知识有多少是有用的能够增加人力资本的?又有多少只是“梅花鹿的角”呢?我回答不了,我想目前中国的大多数经济学者,都没能力回答这个重要的问题。

我在国内完成了小学到大学的15年教育经历,跑到德国波恩大学去念了7年书。我发觉,在那里念书,读硕士轻轻松松,可一到了博士,就累得晕头转向。为什么会这样?这和我们中国的情况好像刚好相反。

在国内,看上去最累的是小学生,爸爸妈妈为了让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让他们扛起大书包,起早上学,冬天时还顶着星星去学校,晚上回家,还要做大量的作业。到了中学,忍受了这么久的孩子开始试探着能不能玩玩游戏机、谈谈恋爱、泡泡网吧,所以,中途跑的速度就慢下来了。一旦侥幸入了大学门槛,那简直就是进了游乐园。翘课就不说了,那是必修的;打游戏过家家也是家常便饭;大部分人的大部分注意力都从书本上移开了。最终,我们的爸爸妈妈管了起跑线,却放了终点线。一大群孩子就像龟兔赛跑里面的小兔子,在终点线前倒下睡大觉了。

在国外,小学生是开开心心的。上课一般就是半天,下午全放水。家里没有人照看或者想让孩子有点事情做的,就把孩子送到私立的舞蹈班、画画班。到了中学,科目增加,下午也不放假了,孩子们开始选择自己喜欢的专业。老师会在不同阶段推荐孩子进入技校、大专或者大学学习。进大学没什么考试。一般你毕业了,老师推荐了,就可以去念,但是念不念得出来就不一定了。我有个朋友就是一开始雄心勃勃读物理,读了两年实在是吃不消了,转到我们经济学系来。但是即便如此,大学还是一种大众化教育,而博士阶段就不一样了,因为在德国的大学念博士基本上相当于参加工作,国家给你钱让你读书,工资还不算低。有中国人靠这点钱都能养一家人。所以在德国,博士的门槛都是高高的,能进来的都是百里挑一的牛人。你在一群牛人中念书,还想轻轻松松,哪来的好事?所以在国外,孩子们在起跑线出发时都是懒懒散散的,越到后面越是跑得快,冲刺的时候你追我赶,诺贝尔奖就哗哗地全落在人家口袋里了。

其实要我看,德国人和中国人的智力水平并没有很大的差别,最后出现如此不同的情况,和中国的教育体制有很大关系。我不敢说我们的教育体制有多差,德国的有多好。我只想说,两者有太多的不一样。中国的教育体制,给大多数人打下扎实的基础教育,或者是很好的“信号”让其能够找到一份好工作(这一点在留学海外的华人身上特别能体现出来);德国的教育体制使“信号”的作用小了一点,每个人按照自己本来的能力行事多了一点,这样便鼓励聪明人发挥才智,也容易让智力一般的人放松自己,庸庸碌碌。一个可以佐证的事实是:尽管德国人的技术和经济水平都是世界一流的,但是他们的人均GDP并不高,比美国和日本差多了。为什么?因为他们的休息时间太长了,每年的工作时间短,当然GDP就比不过人家了。不过普通德国人很喜欢这样平静或者庸碌的生活,在自己院子里除除草、种种花,并不产生GDP,也不用读很多年书、做很多作业,但是很幸福,是不是?

更多内容,请关注沈凌博士新书《经济学家有点烦》(令读者捧腹的经济学故事,上海财经大学田国强教授、复旦大学陈钊教授、证券时报副总编高峰联袂推荐!)

推荐阅读: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新著《穿越镀金时代》(那是一个“镀金时代”,成长是真实的,泡沫也是真实的,雾霾和漂流猪也是。对于中国来说,下个10年特别重要,干得好就是欧美,干的差就是拉美)

 

  评论这张
 
阅读(130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