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经济评论

分享最前沿的热点资讯

 
 
 

日志

 
 
关于我

财经评论员,传递最前沿的财经热点资讯,汇集知名经济学家与财经人士的观点,以独特视角解析财经问题。

网易考拉推荐

华生:能源价格何时走出垄断?  

2013-02-20 10:24: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悉,今年国家发改委价格工作的重中之重是天然气价格改革,将上调相关气价,并拟用三年时间完成天然气价格的上调。同时,随着三地原油移动变化率超4%的红线,成品油调价窗口已于216日全面开启,但考虑到“春运”未结束,国家发改委决定暂时未发布国内成品油零售价格,但调价预期依然存在。

一直以来天然气、成品油等资源品都是价格垄断中的宠儿,而在经济体制改革迫在眉睫的当下,价格改革作为改革起点又将如何进行?著名经济学家华生在《中国改革:做对的和没做的》一书中深刻解读了中国价格改革的必要性和改革路径。

    关于价格改革,其实也有一些基本的方案,比如说天然气、石油或者电价,本来也说最低收入的补贴,中间阶层的该提还是提,高耗能企业要有惩罚措施,但是好像没有魄力推进。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是没有魄力,但政府如果铁了心要干也是可以的。把社会力量集中起来做这件事情,能不能做成呢?

但是今天的问题就在于力量不太好集中,因为这么做会触犯很多人的利益,包括激起很多老百姓的反感,乃至影响社会稳定,所以像这样的改革还没做,反对声就很大了。当时国企改革也面临非常大的压力和阻力,但是还是一如既往地推下来了。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虽然难但不是说不能做了。但当时政府的力量和权威可比今天强大得多,社会上特别是国企工人的不满形不成大的社会风潮。今天的情况已经很不一样。所以要凝聚共识,就是大家要把力量集中起来。社会利益分化、共识分散的时候,现在要想向前推进,必须把共识凝聚起来,从共识最多的地方开始起步,否则什么也做不了。

    社会改革、政治改革以及经济改革中关于所有制的改革更难,我们现在先不讲这些难的,因为这些共识更差了,我们先讲大家有共识的这一块。

电价也就是产品价格这一块难度很大,为什么先讲这个?我们常看到媒体上谈汇率市场化、利率市场化,谈得很热闹。尤其是利率市场化,说得很急迫。但从逻辑上来说,在要素价格没有市场化的时候,汇率自由兑换问题一定是很大的,价格都是扭曲的,汇率自由了有什么用呢?汇率市场化的逻辑前提是要素价格的市场化。同时更进一步,要素价格市场化的前提是产品价格的市场化,如果产品价格本身就是错的,利率市场化了又怎么样,资本流动配置可能就全错了。因为产品价格引导要素流动,市场配置资金的时候如果基础产品的价格本身是不对的,资本市场的配置就正确不了,所以前提是基础产品的价格得反映市场的稀缺性和供求关系。

从这一逻辑推下来,现在或至少十八大后要集中力量来干的一件事情就是首先要解决关键性资源能源产品的价格市场化,先把力量集中到这儿来,这个问题解决了,下面才能有要素的市场化,才能有汇率的市场化。但是现在一拨人去讨论利率,一拨人去讨论汇率,这样下不了决心。下不了决心不但在于它本身面临的复杂性,还在于里面的逻辑关系。

    也有人认为现在的医保社保改革、财税体制改革、收入分配改革等更紧迫。

医保等这些改革我们也应该推进。但是从经济改革而言,你要抓主要矛盾的话,我想首先是资源能源价格。要素价格改革则要从土地入手,那是另一项意义重大难度也大的改革攻坚,只能另外去说。我们需要明白,如果连能源、资源产品的价格都不是市场化的,何谈市场经济?这个牵一发而动全身,需要的经济力量、社会力量、政治力量并不小,要做这件事情是挺难的。但是这个不去做,我们的报告里面讲再多的环境友好、资源节约、转变粗放的经济发展方式等,全是空话,因为转变不了发展方式。你用低价补贴人家消耗能源资源、污染环境,还转变什么发展方式?

所以在我来看,如果说“十二五”经济体制改革要打第一仗,能源资源税改革应当首当其冲。从逻辑上来说是最基础和相对最容易的一仗,但是也是很艰难的一仗。市场经济首先就是产品价格,基础产品价格都没市场化,还谈什么深化、要素、体系,都谈不上。所以要转变发展方式,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第一步要先从这儿做起。

而财税改革和收入分配改革就更难了。现在很多人说的那些东西都不着边,自己讲的东西也相互矛盾,有关部门也并没真正理解更没有抓住问题所在,这样尽管年年嚷嚷,当然谈不上起步推进。

收入分配改革关键问题:收入分配改革的问题在于首先你想干什么,不同的人的观点是完全不一样的。这几年一线工人、服务人员工资提高得很快,每年20%以上的增速,中小企业经营困难其中一个最主要原因就是劳动成本迅速上升。国家有关部门开研讨会的时候我就说,不能在讲收入分配的时候就说大家的收入增长太慢,收入太低,而在讲企业困难的时候就说劳动成本上升太快,这两个只能有一个对的,这两个不可能同时都成立。不能在不同的场合,证明这个观点时就这么说,说明那个观点时就那么说。

收入分配改革到底要改什么,核心问题是什么?要对哪个群体先开刀?现在认识混乱,没有共识。

财税制度从总体上来说要对财政税收制度做大的调整。现在不规范的非税收入占了太大的一块,从规范化的角度非税收入要去掉,这是一个大的方向。非税收入里面最主要的是土地收入,这就要给财税体系动大手术。这几年地方越来越靠土地财政,所以这是一个大的要改变的方向。土地财政把国家的财税体制搞乱了,把收入分配搞乱了,改变土地财政中央要下大决心。关于税收制度主要是面临着从间接税向直接税转变。那也是一篇大文章,还完全没有开篇。

从财政来说我们现在的财政再分配制度是加剧不平等的,是把从社会上用财税手段拿来的资源向少数体制内和城市户籍人口倾斜的制度。医疗资源倾斜给体制内的人,土地和资金倾斜给城市户籍人口,这都要做大的调整,但显然都绝非易事。

所以,今天的改革到了确实需要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的时候了,浑着往前走是不行的,只看到表面和细枝末节问题就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也没有出路。中国未来的机会很大,关键看我们如何判断和把握。

更多分析,请关注华生教授新书《中国改革:做对的和没做的》  《中国股市:假问题和真问题》

(请关注东方经济评论官方微博)

中国改革系列书系:

 《八次危机:中国的真实经验1949-2009(三农顶级学者温铁军首度揭示那段半遮半掩的历史:绕不开的工业化原始积累,中国人为此付出了多少代价?中国如何才能爬出发展陷阱?)

 《危机中的中国思考》(国务院参事夏斌:华尔街金融危机与21世纪中国未来改革的思考)

《中国的强国战略》(直戳中国软肋,指出中国通往强国路上的艰难险阻。)

《公平中国:开启未来十年新奇迹的钥匙》(著名学者王福重:未来十年中国唯一最重要的事情——公平)

 

  评论这张
 
阅读(257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