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经济评论

分享最前沿的热点资讯

 
 
 

日志

 
 
关于我

财经评论员,传递最前沿的财经热点资讯,汇集知名经济学家与财经人士的观点,以独特视角解析财经问题。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的“劣质城市化之殇”   

2013-06-05 13:24: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的“劣质城市化之殇”

城市化将成为中国经济新的增长动力,这仿佛已经是学界和政界的共识。但是什么样的城市化才能真正成为增长点?过去三十年的城市化之殇,已经让我们不得不去思考“劣质城市化”到底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华中科技大学教授贺雪峰在《地权的逻辑II::地权变革的真相与缪误》一书中还原了中国三十年“劣质城市化”的历史。2012112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土地管理法修正案(草案)》,媒体一片欢呼,1129日,几乎所有门户网站都以头条转载了《京华时报》题为“集体土地征收补偿制度修改获国务院通过”的报道,且均将原题改为吸引眼球的“集体土地征收补偿标准将修改,或提高10倍”。在随后的跟帖和网络评论中,几乎无例外地一片叫好。20121130日《环球时报》刊发了中国人民大学郑风田教授的评论“农村征地补偿标准理应更高”,认为不仅应该大幅度提高农村征地补偿,还应该破除地方政府的土地征收垄断权,允许农民直接与用地单位协商解决建设用地问题。

早在十七届三中全会会议中,即提出改革土地征收制度,缩小征地范围,要区分公益性用地和经营性用地,城乡建设用地同地同权同价,以及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的等等表述,为以上报道和评论提供了充分的政策依据。

若将给失地农民的征地补偿提高10倍,甚至让农民直接进入建设用地市场,成为土地交易主体,由农民与用地单位协商解决建设用地问题,其后果将十分严重,支撑当前中国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土地财政将会消失,城市扩展与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难以匹配,即使城市化可以很快地推进,我们却可能不得不面对一个劣质的城市化。

具体地说,现行中国土地制度包括征地制度安排,是由国家垄断土地一级市场而放开土地二级市场的独特安排。垄断土地一级市场是说,依据《土地管理法》,任何单位和个人建设需要使用土地的,必须申请国有建设用地。国家通过征收将集体所有农业用地转为国有建设用地,征收按土地原有用途进行补偿,一般不超过原产值的30倍。

因为经济发展,城市扩展,城市郊区的农村集体土地被征收为国有建设用地。征收土地主要有三个用途,一是经营性用地,二是工业用地,三是公益性用地。经营性用地主要用于商业服务业,包括房地产。经营性用地一般通过招拍挂来进行使用权交易,一般所讲动辄每亩数百万元即是指经营性用地的招拍挂价格。工业用地比较廉价,一般在10~20/亩左右。公益性用地主要用于公共工程和公益事业,是划拨用地。

在现行土地制度安排中,一般由地方政府代国家进行土地征收和地权交易。地方政府低价征地、高价卖地,其中差价成为地方政府土地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通常所讲低价征地高价卖地,只有用于经营性用途的土地才可能卖出高价。经营性用途的土地只占全部征收土地的不足1/3

地方政府土地财政收入主要用于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大约占到全部土地财政收入的70%甚至更多。在相当部分大中城市,地方政府土地财政收入已占到全部可用财力的接近一半,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主要依靠土地财政收入。

因为经济发展和城市扩张,使得城郊土地具有远高于一般农地的非农使用价值,将农地征收为城市建设用地,就可以形成巨大增值收益。加之国家为保护耕地而采用偏紧的建设用地供给策略,使城市建设用地相对稀缺,从而进一步抬升了土地价值。这样一来,地方政府征收农民土地的成本可能只有几万元或十几万元,却可以在市场上卖出几十万甚至几百万元的高价,地方政府获得了大部分土地非农使用的增值收益。

当然,并非所有征收土地都用于经营性用途,而是大部分要用于工业和公益性事业,工业用地价格甚低,公益性用地是无偿划拨,而征地必须给农民补偿。给农民的补偿越高,地方政府用于工业用地和公益事业用地的成本就越高。地方政府就要用更多从经营性用地招拍挂中获得的收益来弥补。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陈锡文说,工业用地的廉价使用提高了经营性用地的价值。地方政府只有通过提高经营性用地的招拍挂的价格,才能拿出足够钱来补工业用地和公益用地的亏空。

因此,我们可以得到如下一个大略的数字:A市征收6万亩农村土地为国有建设用地,征地成本(含拆迁)为每亩30万元,共花费180亿元征地费。

征收来的6万亩国有建设用地,其中2万亩用于经营性用途,以400万元/亩的招拍挂价格成交,拍出400亿元。2万亩用于工业用途,每亩20万元,可得40亿元,还有2万亩用于公益事业,无偿划拨。

这样一来,A市征收6万亩土地后,可以获得土地财政收入为400亿+40亿-180亿=260亿元。

正是这260亿元的土地财政收入,为A市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提供了充足财力,A市可以获得良好的基础设施建设支持。

如果将给农民的征地补偿提高10倍,或让农民直接与建设用地单位协商建设用地价格,则凡是经营性建设用地,农民与建设用地单位协商,仍然按200/亩转让出去,所有的农地非农使用增值收益都归到农民。政府可以保持对公益性用地的征收。

当农民可以选择与用地单位协商地价时,并不是所有农民都可以自由协商,而只是在城市规划区内已列入农地非农使用计划的土地才能进行土地转用。农地非农使用,因为土地不可移动,特定位置土地非农使用的增值收益就全部归到农户。农民自然首选经营性用途,以获得200万元/亩的高价。工业用地价格可能被推高。此处不论。

地方政府为公共利益,可以征收农民土地用于公益性目的。征收的意思是,若农民不同意土地被征收,国家可以采取强制措施。征收并非剥夺,其必须按土地的市场价值给予补偿。市场价值的参考单位就是农民自主与用地单位协商的经营性用地的市价。这样一来,地方政府征收农民的土地用于公益事业,必须按200万元/亩给农民以补偿。

在土地私有制国家,国家即使可以征收农民土地,也必须按土地市场价值给农民以补偿,这样一来,在城市扩张中带来的城郊农地非农使用的增值收益主要留给了城郊地主。在发展中国家,因为国家无法获得城市扩张带来农地非农使用的增值收益,就使得地方政府缺少进行昂贵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能力,城郊地主则一夜暴富。

欧美日等发达国家已经完成城市化,其中含义有二:一是城市不再需要进行土地规模的扩张,从而也就没有城郊农地非农使用的增值收益部分。二是城市已经完成昂贵的基础设施建设,现在城市的规模基础设施建设不再需要,需要的只是城市基础设施的维护费用,这是一笔相对较小的钱。

中国现行土地制度通过将城市快速扩张带来的农地非农使用的增值收益,主要以土地财政的形式掌握在地方政府手中,地方政府就可以用土地财政建设(而不只是维护)昂贵的城市基础设施。

正因此,中国虽然仍然是发展中国家,却有着与发达国家相媲美的城市基础设施。

正如前述,如果中国改变现行土地制度尤其是征地制度,实行所谓城乡建设用地一体化,中国城市发展就可能陷入劣质化的陷阱。

劣质城市化,我们准备好了吗?

更多分析,请关注贺雪峰教授新书《地权的逻辑II::地权变革的真相与缪误

(请关注东方经济评论官方微博)

中国改革系列书系:

《公平中国:开启未来十年新奇迹的钥匙》(著名学者王福重:未来十年中国唯一最重要的事情——公平) 

《八次危机:中国的真实经验1949-2009(三农顶级学者温铁军首度揭示那段半遮半掩的历史:绕不开的工业化原始积累,中国人为此付出了多少代价?中国如何才能爬出发展陷阱?)

《危机中的中国思考》(国务院参事夏斌:华尔街金融危机与21世纪中国未来改革的思考)

《中国的强国战略》(直戳中国软肋,指出中国通往强国路上的艰难险阻。)

《中国改革:做对的和没做的》(著名经济学家华生:以改革亲历者视角回顾改革道路)

  评论这张
 
阅读(163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