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经济评论

分享最前沿的热点资讯

 
 
 

日志

 
 
关于我

财经评论员,传递最前沿的财经热点资讯,汇集知名经济学家与财经人士的观点,以独特视角解析财经问题。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社会能不能分裂?与野夫先生商榷   

2013-07-02 10:28: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社会能不能分裂与野夫先生商榷

     日前,新疆出现了,已导致27人死亡。有人认为,中国社会无论从民族还是从意识形态上都在经历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分化。在当下越来越多的民众们追随“自由派”,但是《环球时报》前主笔,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却在他的新书《大国的幻象:行走世界的日记与思考》中,通过还原他与著名学者野夫的对话,重新思考中国社会发展的路径选择。

     很高兴看到野夫先生的回应,但很遗憾,你决定与我断“私谊”。我非常疑惑,为什么你说“所有其他派都可以是(自由派的)盟友”,而对我这位绝不承认自己是“极权派”的人,却非得连朋友都不想做呢?况且你文中至少有5处表示认同我的某些看法,这样与你有部分共识的人,你依然“狠心”地推到了对立面。更让我吃惊的是,你在昨日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不停地用“恶毒”这个词来形容我,还误导该媒体编辑用了“野夫与王文:‘自由派’与‘极权派’的网上论战”的标题。

野夫,我想我不能再在你的名字后面加上“先生”二字了,我也依然不愿意对你有任何情绪化的人身攻击。但我必须要告诉你,你对世界与中国的理解是有限的,就像我的一位八九年未见的同学发来短信说,野夫的“思考深度也就跟我大学时差不多”。

是的,许多年前我们念大学时,常认为这个国家已经没救了,也有像你现在表面上看起来那种不知所措感,还有些许革命浪漫主义情结。但现在,中国已经变了,我们也变了。我们知道,现在的中国真正要解决问题,就必须要有踏实的态度、务实的精神,还有尽可能的宽容与和解之心,否则就算占了小便宜,迟早也会吃亏,所以我与我的同事们夜以继日地做国际新闻报道,几乎天天半夜下班,在任何敏感问题上都敢于说话,努力让世界清楚地感受到中国人的真实情绪与看法,努力去推动中国与世界的相互认知。

但是,令人不解的是,野夫的想法依然固步自封,或者是你装的,你依然如很多以“自由派”三个字自居的人一样,有着相似的叙事逻辑:先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受害者”“弱者”“嫉恶如仇者”,然后再用煽情的文字虚构出一个“无可救药的中国”,暗示只有自己才是“救世主”。野夫,你完全错了,中国绝不是你说的那样。过去的10年,数以亿计的中国老百姓实现了或正在实现着自己的“中国梦”。

我想,那句话“安知腐鼠成滋味,猜意鹓鶵竟未休”的古代嘲讽应该送还给你才是。因为,据媒体公开报道,你曾说受“文革”时“红卫兵”的影响最深,“打架斗殴,无所不能”,你还曾用石灰覆在青蛙上然后用水烫死它,我不知道,对我“施恶”是否与你青年时候的性格特征有关,但我愿意原谅你的行为。我想说的是,你在1995年出狱以后,先做小生意,接着做书商,然后写作,现在据说还在当编剧拍片,现实中的生活水准也相当宽裕,至少比我宽裕,而且在国内外都受到礼遇。过去的10多年不正是你的人生梦想实现的进程吗?当下的这个中国怎么就成了你笔下的“极权社会”了呢?

过去的100多年,我们这个国家太不容易了。我们面临着巨大的历史与社会包袱,还有不平等的国际经济秩序,几次都险些陷入民族崩溃或国家沦陷的深渊,能走到现在是多么不容易,是多少人付出艰辛换来的啊。

让我来告诉你一些你知道但一定理解不深的现实:中国有多少人?是的,13亿多!13亿是什么概念?是整个西方30多个国家人口数量的总和。中国现代化是什么?是比整个西欧、南欧、北欧20多个国家还要大23倍的地理版图,把它们过去300年曾经走过的路重新再走一遍。这还面临着一系列的难题,如能源紧缺、老龄化、国际残酷博弈、社会竞争恶化、贫富城乡各类差距,还有越来越出现分歧的个人诉求……你说你要捍卫“私权”,难道你理解的“私权”就是像你现在这样用各种手段保证自己能赢吗?

如今,我们这个伟大的国度、我们每个人都过得相当不容易的社会,已经艰难地走了30多年。整体上,我们当然是成功的,任何人都无法否认,中国在崛起,中国人也在崛起,尽管我们依然还有许多必须尽快解决的难题。

下一步我们怎么走?我想,至少应该继续保持包容、相互理解地往前走下去。我们需要学术争论,但绝不要舆论斗争;我们需要思想争辩,但绝不要社会分裂,更不要用以为不为人所知、但终将暴露的手段,谋取一己之私,窃取一己之利。

你这几天的行为,你那么多年来的人生成功以及你个人言语暴力与言行不一致之处,恰恰让我看到了一个“伪自由主义者”的真实面目。我真的希望不是所有自称是自由派的人士都像你这样,否则,那真的是历史的悲剧和笑话了。

现在,就此时此刻,我终于确信而且非常坚定地认为,野夫,我至少比你更懂得什么是自由与民主的真谛。

民主不是空洞、抽象的口号,而是要自我反思,总结过往的历史实践并一步步扎扎实实地前行。中国现在正在一步步地、小心翼翼地、但也非常坚定地走在民主化的道路上。就像江苏省已首次公推票决3位市委书记,而一直以来,这样的民主化新闻还少吗?中国民主不需要所谓自由派那样的教条主义,以为照搬西方那一套就够,我们需要自己的民主制度的创新,就像200年前美国民主制度是欧洲民主的创新一样。

民主不需要自我标榜,而需要一种诚实与宽容。我们不需要自我夸耀的民主派、自由派,我们不要用民主自由来给自己贴上“好人”“有良心的人”的标签。我们每个人的诚恳与善良,是表现在我们每一天的日常交往与为人处世之中,而这正是野夫不断为其搪塞的、不少自由派往往很难做到的“私德”。

民主不需要相互排斥与对抗,而需要相互尊重、理解和包容。越来越宽敞的住房、越来越多人都拥有的私家车,让我们这个其实根本不算是地大物博的国家,变得异常拥挤。所以,我们每个人都不能当刺猬,以一种仇恨、抗拒的心态应对着这个不堪重负的时代与社会。我始终相信,这个国家有一万个理由让我们愤怒,但始终有一万零一个理由让我们勇敢地面对现实,并热爱我们的生活。

写到这里,我自己都觉得有点可笑。原来我过去的几天,几乎都是在深夜或在路途中靠挤出来的时间写下文字,试图取得对方的认知与沟通、让对方理解中国复杂性的讨论文章,是那么的不值得。因为我所要阐述与纠正的,无非是最基础的一些常识。算了,这太浪费时间了,也太奢侈了,因为我好像被野夫利用了,变成了他抬高自己身价的靶子,而我自己还以为能心平气和相互了解。

不用再争论了。野夫,借用你的两个论点,一是“历史会铭记各自的荣耻”,会记住谁是真、谁是伪,谁是虚、谁是实。

二是艾略特的,不过不是你那句。因为我发觉,你不了解艾略特,断章取义地找了一句他的话来做文章的开头。你知道吗?艾略特曾公开自称政治上是坚定的保皇派啊。不过,我依然欣赏他的思想,因为艾略特说过,表达思想感情不能像那些技巧不高明的诗人那样直接表达或抒发,而要找到客观的对应物。好吧,这句话与所有人共勉,更希望野夫铭记。

更多分析,请关注王文新书《大国的幻象:行走世界的日记与思考》

(请关注东方经济评论官方微博)

中国改革系列书系:

《公平中国:开启未来十年新奇迹的钥匙》(著名学者王福重:未来十年中国唯一最重要的事情——公平) 

《八次危机:中国的真实经验1949-2009(三农顶级学者温铁军首度揭示那段半遮半掩的历史:绕不开的工业化原始积累,中国人为此付出了多少代价?中国如何才能爬出发展陷阱?)

《危机中的中国思考》(国务院参事夏斌:华尔街金融危机与21世纪中国未来改革的思考)

《中国的强国战略》(直戳中国软肋,指出中国通往强国路上的艰难险阻。)

《中国改革:做对的和没做的》(著名经济学家华生:以改革亲历者视角回顾改革道路)

  评论这张
 
阅读(98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