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经济评论

分享最前沿的热点资讯

 
 
 

日志

 
 
关于我

财经评论员,传递最前沿的财经热点资讯,汇集知名经济学家与财经人士的观点,以独特视角解析财经问题。

网易考拉推荐

王文:与弗朗西斯.福山喝下午茶   

2013-08-09 09:45: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前资深媒体人、现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的王文,通过行走世界的日记与思考写下《大国的幻象》旨在“主流意识形态”之外给国人提供另一种观察世界的视角。】

 

201211217点,于旧金山Palo Alto大学咖啡馆)

 

美国旧金山或许是当今世界东方黄种人与西方白种人分配最均匀的城市,不知道是不是这里的东方气息,才吸引了弗朗西斯?福山4年前毅然离开他曾居住了20多年的华盛顿政治圈,来到坐落在旧金山南部小镇帕罗奥托(Palo Alto)的斯坦福大学,开始从根子里去寻找历史进步主义的谱系与脉络。从2011年最新出版的《政治秩序的起源》(The Origins of Political Order)看,他明显蜕去了过去20多年在华盛顿写作时的浮躁与功利,而我约他在帕罗奥托的下午茶相聚,就是想请他自我陈述一下以“变与不变”为核心主题的思想谱系。

 

1989年前,福山自豪地宣布,自由民主战胜了“最顽固的敌人”苏联。自由民主所战胜的“最后敌人”——莫斯科、布达佩斯、布拉格、柏林、索非亚、华沙和布加勒斯特——再次确立的政治和经济制度,与西方没有什么不同,而且也是“人类政府的最后形式”。当时有许多人震撼于这位年仅37岁的日裔美国人的判断,一些人惊呼,如果世界正如福山所预言过的时代,那么,福山无疑是当代第一个清楚认识到自身所处时代的伟大思想家。

 

很可惜,人类认识自身,有时就像不能抱起自己的身体那样是不可能的。这些年,福山思想影响如此深远,以至于我不止一次在国内见到一些福山拥趸向我叙述道:道理很简单,民主国家一直在增多。这种雄辩有时显得有些霸道。一次我在聚会中谈到民主困境时,一位朋友竟失态般地提高嗓门,难道你不知道历史的大趋势是民主化吗?难道你一点都没有看出民主国家越来越多吗?他讲得有道理,但这种不容置疑的语态总感觉是理论霸权背后的一些心虚与胆怯。

 

相比之下,福山自己的说法反而更谨慎、更低调,正如在斯坦福大学所在地帕罗奥托的“大学咖啡馆”,他穿着一件黄色登山防雨服,背着一个旅行背包姗姗来迟。这种装扮有点像刚刚登完香山回来的北京小老头,没有人会想到这是20多年来最受全球争议的政治思想家之一。

 

在咖啡馆的一个角落里,我问他,20多年来你变了吗?他坚持说没有。事实上,无论是《信任》,还是《国家构建》,福山说他做的一切似乎都在给“历史终结论”自圆其说,尽管他坚持认为,自己的思想是在深化,“在原有基础上再加一些东西,变得更复杂”而已。

 

很多人都说福山变了,还有人嘲讽他关于中国的论述自相矛盾,但福山均把这一切归因于媒体的误读,他透露去年(2011年)那篇《美国民主没什么好教中国》的标题是《金融时报》编辑改的;他还有些抱怨,“前几周法新社采访报道我说‘中国崩溃’?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翻译的”,他可能被问“历史终结论”太多了,甚至变得有些不太耐烦,“只要真正读了我书的人就会知道,我说的不是历史的停滞,而是那种被理解为不同政府形式不断进化的历史,会以现代自由民主和以市场为导向的资本主义的形式告终”。

 

事实上,“历史终结论”信徒们的生活从来都离不开他人的质疑,他们唯一的论据就是历史,而最大的破绽也是历史。因为除非历史停留在冷战结束的那一刻,否则,历史的不确定性总是让人琢磨不定,以至于“历史”越往前翻动,“历史终结论”就越有可能站不住脚,越有可能难以自圆其说。福山本人也承认,过去20年来,最让他吃惊的是两点:一是伊斯兰宗教激进主义,没想到它的破坏力会那么强;二是中国崛起,没料到经济增长带来的冲击会那么广泛。

 

我接着问,怎么理解中国不完全民主,但经济又在不断增长;与此同时,美国民主制度不变,最近这些年来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经济却在下滑呢?福山迟疑了一会儿后才这么回答:“民主与经济增长其实没有太多关系。……但从始至终,我的观点都与美国体制本身没有关系。……任何政治体制都会面临下滑趋势。”他最终还是从美国主义者退回到价值主义者中去了。

 

“那为什么像菲律宾、阿富汗这样复制美国民主模式的国家都失败了呢?”我接着问。

 

“阿富汗?”他忽略了菲律宾,“那是一个特例,在建造阿富汗成为现代国家的过程中,谁都没有成功。英国没有,苏联也没有。”这样的回答并不能让我满意。或许福山本人也察觉到了,以至于他在后面的陈述越来越简捷。

 

当我整理采访记录时,我不得不把后面的那些一问一答重新合并,否则显得太碎片化。在整理中我发现,整篇采访仿佛都是在我的质疑与他的答辩中进行的,这多少让我有些过意不去。

 

不过,20年前就在“历史终结论”最火的时候,福山的老师亨廷顿就曾给他泼过冷水。亨氏在《外交》上说,历史没有终结。福山奢侈地谈新黑格尔式的福音,充其量只是“历史的假期”,而一旦世界变得多元,文明之间的纷争越来越频繁时,世界就不再是和平式民主的沃土,而是变成大动乱、大战争的坟墓。

 

在我看来,离亨廷顿那篇《文明的冲突》雄文的发表19年后的今天,当“9?11”事件发生后,当美国领衔推翻了卡扎菲政权,但其大使却在利比亚班加西被刺死,是这位哈佛大学的老师胜了,还是他的学生胜了,相信越来越多人都有自己的判断。

 

因此,我在最后建议他能够多和中国政治学者对话,毕竟,正如他同意的,中国崛起改变世界,也在改变政治理论,福山答应得非常痛快。整个下午的对话,非常顺利。尽管福山的回答,我不算太满意,但这丝毫不妨碍我对福山教授的尊敬。

 

他谦逊、低调、温文尔雅,正如我几年前曾在《世界治理:一种观念史的研究》一书导读中谈到的,思想是社会科学家最好的实验室。无论你是否赞同他的观点,都必须承认福山是冷战结束以来最优秀的政治研究创新者之一。至于历史是否终结,我宁可相信中国学者王缉思教授对30年世界思潮的最新研究结论:历史,或许正在重新开始。

 

更多分析,请关注王文新书《大国的幻象:行走世界的日记与思考》

(请关注东方经济评论官方微博)

 

王文:与弗朗西斯?福山喝下午茶 - 东方经济评论 - 东方经济评论

 

  评论这张
 
阅读(12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