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经济评论

分享最前沿的热点资讯

 
 
 

日志

 
 
关于我

财经评论员,传递最前沿的财经热点资讯,汇集知名经济学家与财经人士的观点,以独特视角解析财经问题。

网易考拉推荐

解密美国大选——是谁让奥巴马得以连任?   

2013-09-11 11:16: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密美国大选——是谁让奥巴马得以连任?

    美国首位华裔市长黄锦波,医学博士。出生在香港,留学美国1983年当选市长,先后任两届市长,三届副市长,从政长达14年。30年来,致力于中美两国之间的政治、经济、文化交流。是到中国灾区义诊、捐赠次数最多,受中国领导人接见最多的华人,是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见证人和参与者。

  民主自由不是可以在大街上裸体行走,也不是在剧院里大喊大叫,这不是人权也不是言论自由。民主自由是人人有平等的机会。你想做医生,政府不会不让你考医学院,只要符合条件,谁都可以去当医生。一位近距离观察了美国大选的美女记者这样评价美国的制衡式民主摘自《美国小民》

    当初是怎样设立了这样的竞选制度呢?这就得先谈一谈美国政治体制的特点。翻开历史,美国在“革命”以前,没有值得夸耀的年头长达四位数的深厚文化传统。虽然它的早期移民大多来自英国,但是,它确实并不因此以英国人自居,在自己的文化与英国或是欧洲文化之间画等号。

     在独立之前,他们断断续续地从英国带过来一些“文化”,但即使是带过来的这点文化,也早已被新大陆强劲的风迅速地吹散开来,吹得变了味儿。当时的美国更像一张白纸,“在白纸上可以画出任意的图画”。也许美国的开国之父们在设计美国宪法时,主导思想本来就不是“民主最大化”,而是“制衡最大化”。

      17875月,当来自12个州的55个代表来到费城开始为新生的美国制宪时,他们有一个共识:美国不需要一个世袭君主制,因为不受约束的君权不是民主的源泉。但这并不等于说他们的共识是“美国需要一个民主制”。这其中的区别在于,很多人认为,纯粹的民主制也可能只是民主的一种。就是说,虽然制宪者们很清楚美国“不应该是什么样的”,对美国“应该是什么样的”,却众说纷纭。这并不奇怪。这些制宪者在探索一条在人类历史上从没实践过的道路。      

     古希腊城邦曾经实践过直接民主,中世纪城市共和国曾经实践自治,美国的“前祖国”英国有初步的君主立宪雏形,但在如此大规模的疆土上实行代议民主制和三权分立,通过民众定期选举产生政府元首和立法机构,却是从未有过的。制宪的分歧在大小州、北方州和南方州之间形成,但最主要的,是在“联邦党人”和“反联邦党人”之间形成。

    前者的著名代表包括麦迪逊、汉密尔顿、华盛顿等,后者的著名代表包括杰弗逊、乔治·梅森、帕崔克·亨利等。两派对民主都一样痛恨,但是对“民主”的来源,却有颇不一样的估计:联邦党人对“多数人民主”颇有疑虑,倾向于精英治国,所以在制宪时处处提防“州权”和民意的直接冲击,着力于通过复杂的制衡机制为“直接民主”设置障碍,并主张建立相对强大的联邦中央政府。正是因此,“联邦党人”都可以被称为“托克维尔主义”者。反联邦党人则反对民主的主要来源是“联邦政府”和“政治精英”,主张一个社会越贴近自治越好,所以处处维护“州权”、极力缩小联邦政府的权力范围。最后出台的美国宪法可以说是二者的折中。            

    对于联邦党人来说,他们成功地把13个殖民地拧成一个美利坚合众国,通过三权分立、间接选举、限制选举权、司法审查等方式,将美国的民主设计成一个“充分制衡”的政治机器;另一方面,对于反联邦党人来说,在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的权力划分问题上,他们成功地将联邦政府的权力压缩到最小,并用“明确表达的权力范畴”这一法定原则(即除非权力明确划分为联邦政府,否则都属于地方政府),限制了联邦政府“窃取”州权的空间。反联邦党人还在新宪法通过之后的第三年成功加入“权利法案”(也就是美国宪法的前十个修正案),从而守住了美国宪法的权利底线。横向立法、行政、司法这三大权力的分割,纵向联邦政府权力与州权的分割,美国的先贤不满足于此,还对这三大分支又一层层继续切割,使得这三个权力分支活像菜刀下的三根胡萝卜,被切得截截分开。联邦,州,市,县,直至鸡毛小镇,都拥有自己一套完整的权力构架。它们之间没有条条结构的上下级关系,都是独立的、各自为政的。

    美国可谓是世界上权力分割得最彻底的国家,他的民主似乎基于对权力的惧怕与不信任,所以其民主核心即权力的制衡。例如,美国选举制度,核心也是权力制衡。比如,人民和政府之间没有直接选举,而是通过代表完成;地方和中央也有制衡,国会的议员是地方选出,于是要想保住位子,虽然是管理国家,却要为地方利益打算。美国的总统选举人票制,是制定宪法的人故意在选民和总统之间加的一个缓冲。初衷是因为害怕简单民主,多数人暴政。解法即权力制衡。这种制度也有一些制定者当初没想到的结果——选举演变成两党相争,小党派左右政治格局的概率大大变小。

    与其他大多数西方国家最大的不同,就是美国很少有第三党。虽然第三党也出现过,但最后不是消亡就是被大党吸纳。从很大程度上,这是由宪法决定的,因为宪法决定了选举的方式。 在美国,一个第三党即使拿到全国20%的选票,但在每个选区上可能一个都拿不下来,因为拿不到多数。所以1992年佩罗参选拿到 18% 的选票,但最后一个州都没拿到。而 1968 年南方一州长独立参选,因为在南方的巨大优势,虽然只拿到 13.5% 的选票,却拿下四个州。另一个著名的例子是林肯以 40% 选票拿下选举,也是在美国这种竞选制度下才会出现这种地方政党拿下全国大选的可能。 

    所以在美国,这种竞选制度基本上只能存活两个主要政党。国会、政府、法院三权分立又是“制衡机器”的一个主要路径。前面讲到,200年前制宪者就发明了这种各个权力机构相互掣肘的模式:总统可以提案,但是国会必须批准;总统可以否决国会议案,但是参议院可以启动弹劾总统;国会可以立法,但是法院可以宣布法律违宪;法院虽然独立判案,但是法官由总统提名;总统虽然可以提名法官,国会必须批准提名……这种“你虽然拽住了我的头发,但是我踩住了你的脚,他虽然扭住了你的胳膊,但是你拧住了他的脖子”的复杂格局使得任何一个权力机构都不敢轻举妄动,任意妄为。而,两党之争已然成为美国目前最大的桎梏。

更多分析请关注《经济观察》报记者张斌新书《美国小民》

(请关注东方经济评论官方微博) 

  评论这张
 
阅读(5125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