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经济评论

分享最前沿的热点资讯

 
 
 

日志

 
 
关于我

财经评论员,传递最前沿的财经热点资讯,汇集知名经济学家与财经人士的观点,以独特视角解析财经问题。

网易考拉推荐

杨连宁:我们不能没有历史地活着  

2014-01-10 09:36: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著名作家杨连宁在其新书《戒急》回忆说,我当年偷书来读,就是因为不愿懵懂地活着。虽然小时候读的多是小说,但那时我是把小说当历史、当社会来读的。不惜偷书来读,是由于我渴望知道自己出生之前,这个世界是个什么样子,那些远方的人们,是怎样生活的。一个人启蒙的最初“天问”就是如此: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别以为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哲学,以此为题的油画、音乐、戏剧、小说什么的,多了去了。人之所以区别于动物,在于人会有此“天问”,而动物只关注食物。其实,每个人发蒙时都有“天问”,区别只在于能否坚持问下去。许多人问不出什么名堂,又忙于活着,就变成了没有历史地活着的人。

    什么叫没有历史地活着?许多今天的年轻人就是,活得半寐半醒的。怎么办呢?只有用真实而残酷的历史去唤醒他们。我儿子1996 年进大学时,学校还开设有《中国现代革命史》这一课,他还得背诵反右、“大跃进”和“文革”是怎么一回事儿,以应对考试;而女儿两年后进大学,这门课没了。为了填补这个空白,亲历者的我,不得不口口相传地告诉她这段历史是怎么一回事。

    为什么一定要告诉女儿?因为今天这个来之不易的和平年月,脱胎自我们亲历的动乱岁月,你不知有汉,何论魏晋?你不知道“反右”“大跃进”与“文革”是怎么一回事儿,你就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以阶级斗争为纲,什么叫工作重心转移,什么叫拨乱反正,什么叫平反冤假错案,什么叫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对不对?简单些说吧,不知道“反右”“大跃进”与“文革”是怎么一回事,你就根本不知道改革开放是怎么来的,你也根本不会珍惜已经持续了三十多年的和平变革。

    只有和平变革才能救中国。为什么?因为任何国家要转型为现代化国家,无非两条路径:要么和平演进;要么暴力变革。或者和平,或者暴力,人类历史就是这么“双峰对峙、二水分流”的,世界主要国家的现代化转型过程,也是分为暴力与非暴力两种类型的。前边说过,英、美的转型,大致是内无暴力革命,外无武力扩张的和平转型;法、俄的转型,则是内有暴力革命,外有武力扩张的转型;后来居上的德、日的转型,则是内无暴力革命,对外武力扩张的转型。之所以说和平变革救中国,就是希望中国的现代化转型对内不搞暴力革命,对外不搞武力扩张,实现一个非暴力的顺滑转型。

    不同的转型方式,如前所述,也就是七个大国求富求强的三条不同路径。最缓慢最平稳最保守的第一条路径,是作为现代化原创者先驱者的英美的渐进主义道路,也是民主主义道路。后两条路径都是由于后发追赶而抄近道的,也即“超常规、跨越式”的。譬如战前德国、日本代表的“富国强兵”的第二条路径,保守的上层新权威通过自上而下的强权推进社会变革,缺乏民主主义制约的民族主义出了轨,走上了法西斯主义道路。战后被改造后,又回到第一条路径上来了——战后的德国、日本成了和平崛起的典型。第三条路径则是法俄中印曾经走过的农民革命道路,如你所知,各国早已拨乱反正,改弦易辙了。

    我们说超常规、跨越式容易摔跤,不是个常识的提醒,也不是个逻辑的推定,而是百多年来各国屡败屡战、屡战屡败的翻船教训。中国这艘清末以来处于风雨飘摇中的巨型旧船,原本就破烂不堪,像是被一拨又一拨无证上岗的船长登堂入室,以误读误判的航海图为指引,一个劲儿打左满舵还开足马力,能开得左摇右摆地蛇形前进还算是好的,前进三再倒车二的也有,左满舵打得原地转圈180 度也不是没有过。当年左满舵虽然打得原地转圈,满船人却晕头转向,仍旧以为是在飞速前进呢。

    割断了历史,遮蔽了方向,就会“迫使自己在某条狭路上面行走”(蒙田语),譬如暴力革命,就是一条越走越窄的狭路。为什么人们会自欺欺人地活着?说穿了,不就是为了自己眼前那点儿狭隘的世俗利益吗?你发现对于历史的文过饰非与隐恶扬善,不仅是不记教训地活着,记吃不记打地活着,更是少数人为了既得利益而不顾真假,不论是非,不辨善恶,不分美丑,不知荣辱地活着。为了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权力与利益,一个人乃至一个民族不惜牺牲良知,抛弃道德,如此这般没有颜面、没有尊严、没有荣誉地活着,人跟动物,有啥区别?

    割断历史并不能蒸发历史,反倒证明大有历史。也就是说,要不是大有历史,也不会假装没有历史,对不对?这正是古希腊哲学名言的本义:“不存在是存在的”,否则哪儿来的不存在?听说中国学者去越南访问,曾被越南社科院的学者抱怨说:当年你们毛主席教导我们说“美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可一打仗才知道人家是真老虎,打死我们一百多万人呐!我少年时读《南方来信》,读得渴望被酷刑折磨,渴望像王小波的女同学那样,也去越南打“纸老虎”。

因此,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作为过来人,如果我们全都装出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你想想,我们这一代老愤青怎能对得起历史?怎能对得起后人?怎能对得起自己深爱的民族与祖国?最起码,我们也对不起如今这越过越有希望的和平岁月吧?

更多内容,请关注《戒急:成功的变革其实最平静》(三中全会改革必然要触动利益集团的利益,然而触动利益比触及灵魂还难,关键在于怎样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畅销作家杨连宁的历史反思,只有中国人彻底告别激进之后,才可将本书当成散文来读。)

《公平中国》(著名经济学家王福重在世界末日的转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找寻那把被制度设计者们轻视太久的公平钥匙。)

《城市化转型与土地陷阱》在农地已经事实上日益私有化的今天,土地权利之争究竟是争什么?经济学家华生以令人拍案叫绝的机制设计破题中国土地迷局。)

《八次危机:中国的真实经验1949-2009》(著名经济学家温铁军研究发现惊人事实:中国自建国以来已发生8次经济危机,工业化、城镇化成本均向“三农”转嫁,以实现城市产业资本的“软着陆”。)

 

  评论这张
 
阅读(43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