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经济评论

分享最前沿的热点资讯

 
 
 

日志

 
 
关于我

财经评论员,传递最前沿的财经热点资讯,汇集知名经济学家与财经人士的观点,以独特视角解析财经问题。

网易考拉推荐

王文:那些闯荡伦敦金融城的中国年轻人   

2014-01-15 12:45: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到伦敦,走进泰晤士河北岸一个简称为“城市” (the City)的地方,很多人都想象不到,这个方圆不到两公里的古老街区就是世界最大的金融中心。这里有全球最大的国际银行业务量、外汇交易量、国际股票交易和债券发行量,远远高于偏重国内金融服务的纽约和东京。在那里工作的金融精英不到40万人,却能在弹指间牵动全球数十亿人的经济生活。环球时报前主笔、现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就在其著作《大国的幻象》中指出,10年前,在这里的中国人还是寥寥无几;现在,却有超过1000名中国人在此打拼。中国人数量在伦敦金融城的增加,不仅为这个“城市”添加了最需要增补的国际色调,也在悄然改变西方主宰了近500年的国际金融规则。

 

最国际化的“针线街”

1571年,英国大商人托马斯·格雷哈姆爵士创立了皇家交易所,至此,大英帝国开始迈开了构筑其全球金融中心的步伐。此后的300多年,英国先后与西班牙、荷兰、法国、奥地利、德国等多次战争,金融影响力几度兴衰。但英国人慢慢明白,如果要影响世界,就不能只靠自己一个小岛国的力量,而是向外拓展并兼容所有可以吸纳的力量。于是,伦敦金融业在冲突中不断开放,并在开放中慢慢崛起,并长盛不衰。

现在,皇家交易所依然像“老妇人”一样,屹立在被称为“针线街”的伦敦金融城最中央区域,但“城市”的成色早已不像当年那么“纯大不列颠色”了。英国银行业约半数资产由外国银行持有,授权银行的2/3来自海外,更有趣的是,伦敦金融城的美国银行多于纽约的美国银行,伦敦金融城的日本银行数量也高于东京的。由于地理位置及时差等关系,许多美国银行更以伦敦金融城为基地,管理其中东甚至远东的业务。

如此国际化的金融城,从业人员自然大多来自外国。据统计,伦敦是世界上同时使用最多语言的城市,超过50个少数族裔平时交流使用超过300种的语言,伦敦有超过1/3的居民不是在英国出生的。不过,尽管伦敦拥有世界上几乎所有大型国际银行和金融机构的办事处,但与中国的金融业务量长期处于比较低迷的状态。直到最近10年,随着中国加入WTO,以及新兴国家的快速兴起,非西欧裔的金融从业人员数量开始上升。

起初,伦敦金融城接受了大批东欧国家的雇员,渐渐地,来自中国的年轻人显示出了很强的竞争力,他们都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思维敏捷,英语流利,逐渐成了伦敦金融城近年来人数增长最快的一个族裔。

 

少年老成的华人精英们

我托不同朋友介绍,采访了十几位在不同金融机构工作的华人精英。在广泛接触中,发现了一些共性。大多数人在伦敦金融城工作时间都在4年左右,都是当年在英国留学后留下的。有个别达到七八年工作年限的,已升为本金融机构的中层管理人员。这些金融精英在伦敦大多从事分析研究工作,比如,设计交易模型等。据说,这主要是因为中国留学生数学、物理等专业的功底非常好。

他们许多都不到30岁,却少年老成,具有丰富的阅历和极广的国际视野。我与一位来自全球著名投资银行摩根斯坦利的谭姓分析员交谈,发现其对任何话题几乎都有独到的见解和全面的思考。比如,谈到经济时,他断言“如果中国经济完了,世界经济就完了”;谈到一些大题目时,他会习惯性地用“呃”音稍加停顿,以示思考片刻再作答。从相貌和言谈举止看,我一直以为他至少应过而立之年,一问才知刚刚23岁。后来听说,这位谭先生在牛津大学读书时,就被称为“大牛人”,几乎门门功课都得第一。

通过这些金融精英,我也总结了几点“混”在伦敦金融城必须具备的素质。最基础的是流利的语言能力,必须有与当地人差不多的水平,而且要有很强的专业知识背景;其次要对伦敦金融城内的公司需要怎样的雇员心中有数,然后是要有社会和文化适应能力,要有足够多的当地朋友,融入当地文化。

有人还说,金融城和英国大学的象牙塔完全不同,在国际性的人事斗争中被排挤出的华人天才不在少数。中国人必须懂得保护自己,比如,每天工作时间至少要十几个小时;刻意加班,以便在公司树立起刻苦的形象;保持谦逊,但也要老练处事;要积极进取,该是你的,就一定要去争,否则别人认为你能力有限,不能胜任更大强度的工作。总之,在冷酷的金融界,只有你自己才是保护神。

 

“出现顶级金融机构的华人CEO5年差不多了”

说这番话的人是有根有据的。2008年,席卷全球的国际金融危机让一批谦逊谨慎、吃苦耐劳的华人金融精英尝到了“血的教训”。2008712日,英国首个华人金融协会正式成立,原本是为了给越来越多在英国金融领域工作的华人提供交流的平台。当时,据不完全统计,在伦敦金融城工作的华人有2000人,其中很大一部分服务于著名的投资银行。所有人都相信,华人还会越来越多。谁都没料到,两个月后,发端于一场大西洋彼岸的全球金融海啸,让差不多1/3在金融城打拼的华人失业,这个比例远远高于当时伦敦金融城的失业淘汰率。

JP摩根集团工作的陈先生回忆起当时华人金融精英的“惨状”。有的公司一个部门就裁掉了十几位中国人,然后把所有活分给少数几个中国人做;有的中国人被迫到中国香港、日本找工作,到处面试,最后工资可能打了三折,才勉强找到新职位;有的失业一年多,最近才找到工作。最惨的是那些三个月无法找到工作的,工作签证失效,急匆匆变卖家产,“几乎是仓皇逃离英国”。

陈先生认为,金融危机中华人取得的教训是值得好好总结的。西方社会竞争的残酷性远远超出了先前中国人的想象。原本以为,昔日的外国同事或上司多少会有点“人情味”,“没想到会那么狠”。而另一方面,中国人在国际金融规则中还是一个学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可能还要交很多的学费。

对此,潘先生显得更乐观。33岁的他已是某银行伦敦分部的副总裁了,在回答我“什么时候世界顶级金融公司最高层会是中国人”时,他说,虽然中国人是新手,但中国人学习的能力超强,“我估计10年可能都用不了,5年差不多了。”

潘先生的话或许有一定的道理。当前,中国的金融机构和公司进驻伦敦的速度越来越快,中国的地位从最近几任一年一任的伦敦金融城市长的身上就可以看出:第678任的白乐威自称曾上百次访问中国,第679任市长史达德曾在中国工作过5年时间,680任市长罗永成则出生在中国香港。

其中,史达德的一番话最能诠释中国人在伦敦金融城的未来。这位曾以“伦敦金融城:学习之城”为竞选口号的市长这样说道:“知识的转让是双向的。在中国,关于战略规划方面我就学到很多东西,在谈判和技巧方面也学到很多。中国人非常聪明,他们能想出各种各样的方法,能找到最容易而又不至于引起冲突的方法来达到目的。”

更多内容,请关注王文新书《大国的幻象:行走世界的日记与思考》(《环球时报》前主笔对他国长短、本国圆缺突破性的思考与独到诠释。李肇星、房宁、丁刚,三位著名外交家、学者、报人作序推荐!)

相关阅读:《被颠覆的文明:我们怎么会落到这一步》(有一只看不见的暗手在导演着这个世界,试图颠覆我们的文明,我们是继续任其摆布,还是成为努力改变命运的楚门?)

  评论这张
 
阅读(119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