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经济评论

分享最前沿的热点资讯

 
 
 

日志

 
 
关于我

财经评论员,传递最前沿的财经热点资讯,汇集知名经济学家与财经人士的观点,以独特视角解析财经问题。

网易考拉推荐

王文:俄罗斯空姐说英语令人崩溃   

2014-02-14 16:35: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索契冬奥会正进行得如火如荼,大批中国人奔赴俄罗斯。那么,俄罗斯空乘的服务如何,俄罗斯人说英语是怎样的?著名媒体人王文在就在其著作《大国的幻象》做了令人捧腹的描述。

 

“乱蹲!乱蹲!……”在莫斯科机场F航站楼的转机处,一个俄罗斯中年妇女不停地向我们这群转机乘客喊着这个词,我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看着同事们纷纷把自己的转机牌交给她,才知道,哦,原来她喊“London”。

过了五分钟,中年妇女开始喊了“扒绿!扒绿!”这会儿我知道,她在喊“巴黎”了。那个巴黎人穿过人群朝我走来,又向我抛了一个媚眼。我们在转机时又重逢了。他挤到我的前面,然后我以为他向转机方向去了。

又过了五分钟,“弗克布!弗克布!”我发挥了20年学习英语听力的全部功力,终于知道中年妇女在喊“法兰克福”。于是,又有一批人向她交了转机票,排到我们前面。

又过了五分钟左右,“猫塔里!猫塔里!”这次我一下子就猜出来了,是“马德里”。猜她说英语地名,成了我无聊等待转机的最大乐趣。于是,我们的排序发生了两次变化。开始我们是排在最后,因为她先喊“乱蹲”后收票,我们排到了前面;现在,她喊完几个西欧的大城市后,我们又排到了最后。

我们就这么百无聊赖地等着,然后中年妇女走到了队尾,挥舞着她手中四打厚厚的转机票,向我们喊:“浮罗米!”对,这是“follow me(跟我走)”的意思。于是,我们又成了队首,跟着她下了楼,后面依次排着“猫塔里”“弗克布”和“扒绿”的大队人马。

接着,在一堵破旧的墙前,她让我们停下来,又是一个五分钟后,她站在门口,一个个喊我们的姓名,又是一番俄罗斯英语,让每一个念到的人先一怔,然后在310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叫自己,接着是领上登机票,上了等在门外的摆渡车。我也是第一次听到了我名字中“wang”的新发音“wenge”。

一边上摆渡车,我的同事们和我一样开始抱怨了,小T委婉地说:“太奇怪啦,为什么要收转机牌呢?咱们拿着机牌,一边排队一边让她检查不就得了吗?”我们正抱怨着呢,巴黎人也上来了,第三次向我抛了媚眼,我伸出手来向他击掌,兴奋地喊:“哈,真高兴又见到你啦。”心里却在疑惑,如果我们要乘坐一个摆渡车,那刚才“乱蹲”“扒绿”“弗克布”和“猫塔里”耗费了大约30分钟,是为了什么呢?

不过,抱怨还没有结束。我们通过摆渡车到新航站楼后遇到的麻烦更多。我们找不到转机口,没有任何工作人员给你指示;好不容易找到了,发现只有一个转机进口,排着长长的队;排进队后,所有人又开始安检,只有两个人在忙活,一个人一坨坨地往外丢塑料盆,然后我们把所有衣服、电脑、背包、钱包、手机都放进去,再脱了鞋,把塑料盆端着,赤着脚的样子真像农村里拿着脏衣服到池塘里洗衣的村姑。

我安检完回过头,很想用手机拍一张“乱象”:满地的塑料盆、大家正脱衣的脱衣、脱鞋的脱鞋、“村姑的村姑”……然后那两个俄罗斯安检人员就那样慢慢地来,一个站着,一个坐着。

我按下快门,站着的那位立刻朝我喊“delete! delete!”“OKOK!”我当着他的面删了那张照片。就这样,我们差不多花了一个多小时才过了转机门,而事实上,只有十几个人转机去伦敦。我相信在北京,如果就那么几个人,肯定不要那么多时间。我在北京没转过,但在哥本哈根,我曾转机去挪威,大约只花了10分钟,然后享受着我在哥本哈根转机大厅里琳琅满目的shopping

在莫斯科转机大厅,我的同事小TH也去shopping了,但不到10分钟她们就回来了。一个说“太破了”,一个说“太荒凉了”。

我听着这些大家直观的感受,说了句“任何批评北京机场低效率的都是不公平的”。小L笑着说,别说了,我理解你的民族主义情绪高涨了。其实,我真的不是民族主义者。

其实大家都心照不宣的还有刚才飞机在莫斯科着陆时的场景。飞机一落地,机舱里响起了长达35秒钟的掌声,鼓掌的都是俄罗斯人,搞得我们几个中国人莫名其妙。边上一位会中文的俄罗斯人说,平安啊、安全啊。不至于吧,难道俄罗斯飞机就那么不安全吗?这可能是一上俄航的新航班,我们就自己吓自己的缘由吧。

我真的无意“诋毁”这个中国外交上的友邦,但凭借着在这个全世界面积最大国度里转机的三个小时看,我真的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滋味,以至于我想在机舱里给俄罗斯空姐拍张照,而空姐做了一个往前示范如何救生的动作时,我就以为她又来阻止我,且让我删照片,心里咯噔一下。

两年前,我的同事Z曾在这个国家因为照相遭到非常野蛮的对待,再加上刚才在转机厅被勒令删照片的经历,让我觉得这个国度的人对外国人的到来是充满怀疑的。他们好像是大国中最封闭的,非常不愿意自己的任何一面被别人以物化的形式带走。我真的无法理解,拍一些照片有什么破坏力。在这点上,我不由想起在中南海门前那些喜欢驻足拍照的中国老百姓还有外国人。

或许又会有人批我,怎么那么谄媚当局呢?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但在这个国度,你不得不那么想。我同样没有去深究过这个国家的微妙,但是,无论莫斯科华商事件,还是新星号开火,或者以前咱们毛爷爷“唯一受过气”的国家,还有那些数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至少在我个人看来,这真的很难让你觉得平静。

大约3年前,国内有一种论调,认为中俄关系是大国关系的典范。这个说法实在是有太浓厚的政治正确意味。我承认,相比与其他国家的关系,俄罗斯与中国之间可能是那种彼此间均没有底气说,我们谁能离开谁。在当前中国、俄罗斯和西方(包括美国、日本和欧洲)的大三角下,中俄的拥抱实在是太重要了。但问题在于,如果没有让人安心的民间基础,这种拥抱能维持多久呢?

我已经无意再重复那些“官方热民间冷、政治热经济冷、过去热现在冷”的陈词滥调了,我只是疑惑着为什么这两个关系如此重要的国家,迟迟没有一种让人放心、确定的维系纽带,好像根本就没有吃下定心丸似的。这是很奇怪的一种国际关系现象,即从法理上两个关系相当紧密的国家,在心理上却都缺乏发自内心的信任。

中俄关系和中美、中日、中欧关系有许多不一样。前者是那种让人琢磨不透的关系,后三者是让人琢磨得太透的关系。所以,前者大家都保持着一种相敬如宾,后者就比较随意,有种“吵就吵呗,谁怕谁呢”的架势。

我突然又想到一个俄罗斯人Vitas,这可以算是少有的当代俄罗斯文化在中国产生影响力的成功例子。不过,让人发愁的是,那个号称能飙到玻璃碎、飙过海豚音的高音王子,这两年迅速在中国被庸俗化,在田娃和什么什么大妈等的推广下,海豚音已经被完全滥用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也不知道。

更多内容,请关注王文新书《大国的幻象:行走世界的日记与思考》(《环球时报》前主笔对他国长短、本国圆缺突破性的思考与独到诠释。李肇星、房宁、丁刚,三位著名外交家、学者、报人作序推荐!)

相关阅读:《被颠覆的文明:我们怎么会落到这一步》文明入侵从哪里开始?答案是:西方电影大片。《功夫熊猫》里的熊猫为何有个鸭子爸爸?《云图》里的克隆人为何都是亚裔女性?魔鬼就藏在细节中。当中国人在无意识中奉上掌管民族灵魂的钥匙,终于有人从梦中警觉醒来,终于有人,决定说出真相。)

  评论这张
 
阅读(14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