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经济评论

分享最前沿的热点资讯

 
 
 

日志

 
 
关于我

财经评论员,传递最前沿的财经热点资讯,汇集知名经济学家与财经人士的观点,以独特视角解析财经问题。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以另一种形式参加巴西世界杯   

2014-06-04 11:03:23|  分类: 财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巴西世界杯即将到来,虽然中国队未能打进决赛圈,但不少“中国元素”都为世界杯的举办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世界杯对于全世界的球迷来说,更像一场盛大的节日。在这样的节日氛围里,装点街头巷尾的世界杯风格小饰品便成了抢手货,而在巴西卖得最火的小饰品,正是由中国义乌的小型加工厂供应的。

据网易新闻,巴西正发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郑侠茂先生告诉我们:“在义乌市场,现在有好几百个厂家都在销售世界杯的产品。”在郑侠茂看来,世界杯周边小商品不仅是商家的摇钱树,这个看似微不足道的“中国元素”更在巴西市场上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没有我们中国出产的这些产品的话,巴西这个市场就活跃不起来。市场的销售资源必须要丰富,要什么样子的就有什么样子的,都可以从我们中国制造出来,市场的活跃就需要这些东西。这是很重要的一个元素。”

义乌,在中国只能算是个小城市,但它却是外国商人的圣地,这次在“足球王国”的亮相,让世界再次聚焦这座极具特色的城市。】

 

义乌代表了全球化的消费主义

义乌,人口不足百万,完全被北部富饶的邻居上海和温州的光环所遮蔽。但是,义乌极具特色。据称,义乌是世界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是外国商人们的圣地。我从一个叙利亚商人那里听说了这个市场,问他这座城市是不是有许多阿拉伯商人。他笑着答道,“不是许多阿拉伯商人,而是所有的阿拉伯商人都聚集在义乌。”我的兴趣被激发了,决定亲自实地考察。我到达义乌时正值冬天,寒风肆虐。我挤出小飞机场,钻进温暖的出租车里。我们沿着新建的高速公路向市郊急驰而去。从外面看,批发市场像美国的一座大商场,但是,从里面看,它更像一座世界上所有的零售商店、城市市场、路边货摊的大联欢。

总共有18 000家个人摊位,大多不足10英尺宽,仅一个摊主。每个货摊都塞满了货物样品,只能批发。目录上宣称有320 000种货物出售,而每种样品有数千件相同的货物放在城中其他地方的仓库里。在此,你会感觉到置身于货物的海洋之中,从这里它们被运送到世界各地。当你走过100多个玩具展示货摊,再走过另100个塑花货摊,又走过100个餐具货摊时,你对数字已经麻木了。义乌的展览厅是消费主义和全球化这一对孪生上帝的教堂,俘获了世界各地商人的想象。

连中国人都对它印象深刻。当时中国商务部部长视察这个城市时,他充满敬意地提出,地方政府应该制作一个查阅此地小商品贸易的索引。因为他认识到义乌对全国的小商品贸易非常重要,索引将准确反映这一部门经济的健康状况。市政府欣然采纳了他的建议。今天,在城市展示大厅漫步,可以发现有铜牌辨识那些在索引之中的商铺。“义乌索引”是世界对小商品需求的测温器。

 

义乌是如何发现的商机?

义乌并不为西方广泛熟知,2000年初它才开始全面繁荣,而它的北边、驾车只需三四个小时的温州,在20世纪90年代初就已成为出口的发动机。但是,义乌不同,它主要把东西卖给个体商人,而不是大的零售集团,如沃尔玛、家乐福等,因此,这个城市并没有引起西方媒体的注意。义乌在发展中国家中比在发达国家更著名,当我漫步在义乌的小商品批发市场时,我遇见了从开罗、拉各斯、布达佩斯来的商人,还有来自全球其他城市的商人。它是一个真正的地球村。三三两两的商人带着翻译来到这里,在回到自己母国之前,大多数商人会在这个城市逛几天。所有的人都带着“义乌”提袋。

是什么使义乌如此与众不同?它聚集了大量价值几美元的便宜货,卖主也很高兴地卖出少量商品。对于回国后在自己国家的商城备货的发展中国家的商人来说,他们的想法是一个品种只进几百个,而不是几千个。因此,义乌发现商机,幸运的是,它也赶上了好时候。发展中国家正在急速发展,日用品价格的飞速上涨已给许多经济体注入现金,恰好此时政府也向外国开放了国内市场。这是一个爆炸性的结合,突然涌向义乌的商人洪流描绘了大部分发展中国家最前沿的消费繁荣景象。不是向美国出售DVD,也不是卖鞋子给欧洲。义乌是通过向发展中国家出售礼物、玩具、零件来创造自己的财富。

有一刻,我在一个出售圣像的小展厅里。一个罗马尼亚商人正在购买基督教圣徒图片,而中国店主注意力集中地站在他旁边。这张图片是用14世纪意大利的风格绘成的,描绘了一个身着黑色长袍、头顶金色光环的基督教圣徒。但是,这些图画是用便宜的塑料做成的,价钱不到一美元,销往东欧。部分图片还装有小电灯泡,嵌在圣徒的光环里,能闪闪发光,就像圣诞树一样。罗马尼亚商人觉得这个非常有趣,在货架上拿下一个样品细细打量。我转身去看店铺的剩余部分,发现对面的货架上堆满了伊斯兰教徒的图片,也是用同样便宜的塑料做成的。这就是义乌的天赋,它是世界上最大的小商品市场,因为它准备卖给世界上的任何人,所以不会考虑信仰和民族。

托马斯?弗里德曼在《世界是平的》一书中间接提到过,有多少埃及的节日灯是中国制造的。来自义乌的灯遇到了好机会。可能是一位埃及商人在义乌的小商品批发市场看到了中国的节日灯,他非常惊诧埃及的节日灯与它是如此的相似。商人要求中国摊贩修改设计以适应埃及市场,下了订单要几千个。摊贩可能生产了两倍于订单的数量,希望将这种灯卖给其他埃及商人。假如尝试成功,其他中国摊贩就可能在自己的货摊上复制相同的灯出售。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埃及节日灯在义乌的小商品批发市场上全面开花。不仅是埃及的节日灯,各种各样的商品被卖到大多数的发展中国家。

义乌的发展壮大与来中国访客数量的飙升是一致的。2000年,中国接待了来自非洲、中东和拉美约566 000名参观者。截至2007年,数量还在上升,几乎翻了五倍,总数达2 740 000人。据报道,人数增加最大是在每年的10月,此时,贸易博览会在义乌和中国的南部城市广州举行。这种博览会极受那些除类似沃尔玛和家乐福等大型采购商之外的商人们的欢迎,因为这是一个结识批发商、考察大量商品的好机会。商人们奔波于两个城市之间,访客的数量以数万激增,让人想起了传统的赶集商人。

这使从广州到义乌的飞行变成了一种体验,这是我唯一一次经历外国人比中国人多的航班。这并不是容易的事。我曾经坐在一群身着黑衣,口镶金牙的罗马尼亚老妇旁边。她们既不会说汉语,也不会说英语。但我们通过在飞机提供的杂志上写写画画沟通。后来的一次航班,我坐在一个埃及鞋商旁边,他是一个基督徒,戴的项链上有一个大大的金十字架。他在开罗外的地方拥有一个工厂,但却是空的,现在,他所有的鞋子都从义乌进口。“我能怎么办?”他扬手说道,“我必须谋生,从中国进口比在本地生产要便宜得多。”他每年去义乌四次,见制造商,下新订单。在飞往义乌的飞机上,我遇见许多像他这样的人,讲述着类似的故事。

 

发现义乌的阿拉伯商人

20019月后不久,阿拉伯商人第一次发现了义乌。这些商人发现由于签证受限,去美国越来越难。当海关把商人的名字误认为是“恐怖名单”上的名字时,发生了许多逸闻趣事。2000年,前往美国的阿拉伯人一直保持在25万以上。截至2007年,数量已降到17万。当知道阿拉伯人不太可能光顾亚特兰大或芝加哥时,普通美国人可能感觉更安全。但是,世界已经变了。面对签证限制,阿拉伯商人以前可能待在家里,但现在,他们选择去中国义乌。

对西方来说,这是不幸的时间。十年里,阿拉伯商人第一次有钱花。石油价格屡创新高,阿拉伯经济急速发展。2004年至2007年,经济增长平均达到令人吃惊的6%,与此相对,发达国家不过是2.9%。迪拜的建筑工业是这一地区新财富最明显的标志,它修建了一座棕榈形小岛、一个世界上最大的商场和一座最高的摩天大楼。但是,最重要的是,20世纪90年代,为了复兴商品经济,阿拉伯国家对进口敞开了大门。在1990年至2005年间,世贸组织允许了包括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在内的七个阿拉伯国家加入。在十年的经济停滞后,阿拉伯国家不仅有钱花,阿拉伯商人进口外国商品也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因此,成千上万的阿拉伯商人向海外进发。然而,在他们费力地获得签证以进入西方经济体的同时,他们也在寻找其他选择。

中国是及时出现的替代者。200112月,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商品出口以每年30%的增长率飞速上升。北亚的厂商也向中国大陆大量外包生产。但是,真正的妙举是在20019月发生的系列事件的同时推出的,北京非官方地决定放松签证限制。政策虽没有明显改变,但北京日益渴望吸引外商和外资。驻埃及的中国大使馆声称为埃及公民发放签证只需经过一个夜晚,而普通埃及人从申请到收到美国签证需十八个工作日。事实上,我提到的大多数阿拉伯商人声称在二十四小时内能收到签证,可见中国在商业上非常开放。

如此行动的结果在义乌非常明显——在义乌的街道上,阿拉伯商人随处可见。2004年,也门商人第一次开始大量涌入。我本不应该对在义乌发现也门人感到惊讶。他们是天生的商人,大多来自于哈德拉穆提部落,此部落起源于也门东部的省份,这个地区受惠于贸易风,结果哈德拉穆提商人遍布世界各地。有意思的是,奥萨姆?本?拉登家族起源于哈德拉穆提,本?拉登构造了一个追随者的松散网络,与他的同胞发展从沙特阿拉伯到中国的贸易线不同。本?拉登的行为极具讽刺性,他的所为加剧了对阿拉伯商人的签证限制,包括来自哈德拉穆提的商人,这些商人于是被赶入中国的怀抱。这是一个提醒——近年发生的表面上看起来孤立的事件,事实上经常是相互联系的。

巴勒斯坦人紧随而至。故乡战争的爆发令他们被迫逃离,他们希望能在中国发财致富。埃及和叙利亚商人是最后一批到达义乌的,石油价格上涨对这两个相对贫穷的国家并没有造成戏剧性的影响。我谈到,我没有想到在这座城市能看到如此多的阿拉伯人。“这仅仅是另一座阿拉伯城”,他指着周围展厅的商人们说道。这有些夸大其词,但他的看法是有根据的。随着阿拉伯世界和中国之间贸易的增加,义乌呈现一片繁荣景象。义乌从石油价格上涨和阿拉伯世界的经济改革中获益。

这些阿拉伯商人是沿着他们祖先的足迹来到此地的。几世纪前,第一批阿拉伯商人沿着丝绸之路到达这里,丝绸之路把东方的中国和西方的地中海连接起来。正是通过此路线,历法、香料、伊斯兰教等传到东方,而桔子、玫瑰、丝绸等传到西方。沙漠驼队辗转于各个城市,或是在旷野席地而睡,冒着强盗抢劫和脱水的危险四处奔波。沿着此路,他们穿越可怕的塔克拉玛干沙漠,栖息在波斯高原的城堡。阿拉伯世界和中国的贸易活跃于公元200年至1500年,但此后,由于中亚的政治动荡,使得沙漠驼队穿越丝绸之路变得很危险,因而两者之间的贸易逐渐没落。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新丝绸之路阿拉伯世界如何重新发现中国(中国为阿拉伯世界提供了其与西方关系的对冲。丝绸之路的复兴是一个及时的提醒,即世界的中心并不总是在西方。)

《大国的幻象》(美好或邪恶,中国人看待大国的视角总是略显单一、略带偏见,且往往慵懒地依循西方的思维路径。大国之幻象,正吞噬国人独立思考、谨慎判断之力。)

 

期待与您分享更多最前沿

    最深刻的经济评论
    中国以另一种形式参加巴西世界杯 - 东方经济评论 - 东方经济评论
  评论这张
 
阅读(6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