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经济评论

分享最前沿的热点资讯

 
 
 

日志

 
 
关于我

财经评论员,传递最前沿的财经热点资讯,汇集知名经济学家与财经人士的观点,以独特视角解析财经问题。

网易考拉推荐

徐贲:为啥明君也有“权力的游戏”?   

2014-07-16 23:23:18|  分类: 政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大夫为政,犹以众克,况明君而善用其众乎?”自古以来,人类的历史就是君主与民众的关系的历史。所谓明君,是指英明的君主,文治武功,励精图治,造福后人。而明君也有“权力的游戏”,著名学者徐贲在《政治是每个人的副业》中,就讲述了其中原因:

 

16世纪文艺复兴时期常常被当成是一个“开明君主”的时代,那个时代,无论是在佛罗伦萨,在意大利,还是在地球上的任何其他地方,都不是共和国的时代;君主政体正在上升,方兴未艾。就在这样的“开明君主”时代,欧洲的政治状况动荡不安,那些有权势的王室,如意大利的美第奇家族,法国的瓦罗亚王室,德国和尼日兰低地的哈布斯堡王室,不仅巩固了君主制度,而且使它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和骄横。

与所有的专制政体一样,君主制度最关心的是接班人的问题,认定只要能够保证一代代的君主足够的贤能,政权便能长治久安。因此,需要确保的是教育和培养英明、伟大、睿智的君主。君主不仅代表合法的秩序,而且他本人就是这种合法秩序的象征,破坏这种秩序是最大的罪恶,必须受到严酷的惩罚。但丁在他的《论暴君》(1400)中为恺撒辩护说,恺撒维护罗马的稳定强大,所以不能说他是暴君,但丁在《神曲》中更是把谋杀恺撒的布鲁图斯(Brutus)和卡西乌斯(Cassius)打进了“地狱”。

意大利人文主义者,曾任佛罗伦萨执政官的萨卢塔蒂(Coluccio Salutati13311406)为但丁辩护说,把这两位以保卫共和为名谋杀恺撒的罗马人打入地狱是完全应该的。马基雅维利也认为君主(所谓的“新君主”)理所当然体现了正当秩序,他在《君主论》中,讨论了不同的“新君主国”,所有的君主国在他那里只有统治难易的不同,但并没有统治合法性的区别。

文艺复兴时期的君主教育,不是教育一个君主3岁学会开枪,9岁时射中移动的目标,或者在未满8岁那年,驾驶大型货车疾驰120公里,平安到达目的地。君王教育不是杀手或驾驶员的教育,而是“完美之人”或“统治之人”的教育,或者是这二者的结合。如果说伊拉斯谟的《论基督君主的教育》(1516)是前者的代表,那么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1513)便是后者的体现。知道《论基督君主的教育》的人现在已经不多了,而许多人却都知道,或者至少听说过《君主论》。这可以看作是历史和人类经验对古典著作的自然筛选作用所致。自从文艺复兴以后,人类对于教育完美之人的君主早已不抱无谓的期待或希望,对统治手段高明、毒辣的专制君王却是充满了恐惧与好奇。

六个多世纪以来,那些统治手段高明、毒辣的专制君王,包括那些不以君王的名义施行独裁专制的领袖伟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统治法术,那就是,口头上把抽象的“人民”捧上天去,而实质上则是把自己的人民当傻子。

《君主论》是一部君王教育之书,但书中的许多建议其实都是许多暴君早已无师自通了的心得体会。例如,只要不妨碍到他们的权力利益,暴君们也会讲道德仁义,也会许下诺言,信誓旦旦保证遵守。不用马基雅维利教他们,他们也知道,建立丰功伟绩的君主们并不需要重视遵守诺言,重要的是要懂得运用阴谋诡计,并且最终征服那些盲目守信的人。在遵守信义于己不利的时候,君主决不会遵守信义,但仍会装出遵守信义的样子。

至于其他的品质,马基雅维利告诫道,君主必须在表面上装出慈悲、忠实、仁爱、公正、笃信的样子,他甚至主张,一个聪明的君主一定要用策略造成一些反叛自己的仇敌,然后再用强力把仇敌消灭,这样才能使自己名声大振。君主制政治上只应该考虑有效与有害,不必考虑正当与不正当,为了达到统治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他说:“必须理解,一位君主,尤其是一位新君主,不要去实践那些认为是好人应做的事情,因为他要统治国家,常常不得不背信弃义、不讲仁慈、悖乎人道、违反神道。”

马基雅维利对君主因受教育而变得道德仁慈并不抱希望,而且也认为没有必要。这也许正是他对君主制性质的最为明智的判断,这就像在一个官场因政治制度而几乎整体彻底腐败的社会里没有必要对贪官进行道德教育一样。布克哈特说,马基雅维利写《君主论》,“那时(君主)国家正处于穷途末路、腐败不堪的状态中,而他所提出来的挽救办法未必都合于道德”。

比较开明的君主们,他们的出现纯粹是历史的偶然,文艺复兴时期便是这样一个历史上少之又少的偶然时期。即便如此,君主们之间充满了剧烈的权力争斗和不断的战争,即便有开明的专制政治,那也只能是摇摇欲坠,危机四伏,从来没有可能变成一种稳定的制度。美国建国之父们在设计美国民主共和制度时汲取的就是这个教训。

文艺复兴六百多年后的今天,世界上仍然存在专制统治不择手段地追求权力功利、维护权力统治的现象,这样的统治者是根本不可能接受仁义道德教育的。只要这种情况不改变,用民主共和的制度来防止出现暴君就要远比用道德教育来感化明君来得更加现实,也更为迫切。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徐贲新著《听良心的鼓声能走多远》(引用旧制度与大革命和1984,从良心角度启蒙公民的自由信仰和公平政治之外的公德和私德,解救社会道德危机。)

《怀疑的时代需要怎样的信仰》(在怀疑的时代中如何寻求信仰的自由和自由的信仰,这是一个人人都在寻找答案的问题。)

《政治是每个人的副业》(政治不是统治权术和阴谋诡计,而是公民应该积极参与的事业,从而让政治成为“最好的职业和所有人的副业”。)徐贲:为啥明君也有“权利的游戏”? - 东方经济评论 - 东方经济评论


 

期待与您分享更多最深刻

最前沿的经济评论

 徐贲:为啥明君也有“权利的游戏”? - 东方经济评论 - 东方经济评论

  评论这张
 
阅读(102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