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经济评论

分享最前沿的热点资讯

 
 
 

日志

 
 
关于我

财经评论员,传递最前沿的财经热点资讯,汇集知名经济学家与财经人士的观点,以独特视角解析财经问题。

网易考拉推荐

徐贲:陈光标的卖力表演是种什么病?   

2014-07-02 13:41:52|  分类: 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据报道,71日上午1150分,辽宁旅顺,陈光标向雷锋墓献上了鲜花,同时还献上了《纽约时报》等外媒报纸,上面有关于标哥美国慈善之行的报道,陈光标称“来向雷锋叔叔汇报美国之行的成果”,随后在雷锋墓前磕了三个头。

为此网络批评声一片。陈光标再次表演出镜,不得不让人想到2013年的两会。

著名学者徐贲在新著《听良心的鼓声能走多远》中,就对陈光标现象做了评述:

 

2013年两会时,陈光标对国家大政提出几个建议,其中一个是号召在中国成立“节约粮食日”,“在这个节日里,全国人民不吃饭,饥饿一天,忆苦思甜,回想在饥饿年代的感觉”(下称“光标建议”)。这个建议立刻遭到网民的冷嘲热讽,被当作是又一则具有“光标特色”的胡说八道。

其实,任何一种胡说八道都有一个说理机制,更确切地说,有一个包含某种谬误的说理机制。光标建议有它自己的道理,但那是一个有逻辑谬误的道理。“每人每年饿一天”的逻辑机制是这样的:大前提,“节约粮食是对的”或“应该牢记粮食可贵”,小前提,“每年饿一天是节约粮食”或“饿一天可以牢记粮食可贵”,结论,“所以每人每年应该饿一天”。不难看出,这个说理机制中的小前提是谬误的,因为饿一天不等于节约粮食,也不一定会让人牢记粮食可贵。实际可能是,这么做不但收不到预期的良好效果,反而会助长装模作样的伪善,成为“文革”中“吃忆苦饭”的滑稽翻版。

不仅如此,这个“胡说八道”中还有另外一个更深层的说理机制谬误,那就是,说理所暗含的“呼吁”(appeal)是不对的。呼吁包含在说理中,是为说理提供道德合理性的支持。光标建议的道德呼吁是“节约粮食,人人有责”,若无这个道德呼吁,谁都会把要求全国人民每年必须挨饿一天当作一句疯话。这个呼吁与其说是“谬误”的,不如说是“荒唐”的(又称“愚蠢”,stupid)。节约粮食当然是人人有责,但是,在一个贫富极为悬殊的社会里,有的人大吃大喝,有的人三餐难济,他们节约粮食的责任是不同的。在中国,可以肆意消费粮食的人只是少数。少数人的浪费病,却要求多数人跟着吃挨饿的药,这不合理。有的人一年吃不上几顿好饭或饱饭,而有些人却可以天天山珍海味,要求人人挨饿一天,那是美事不能人人均沾,而代价却要个个平摊,这样的建议毫无道德可言。更为严重的是,这可能导致对国家财富和国民责任公正分配原则的歪曲和破坏。

胡说八道不可怕,可怕的是政治正确或道德正确的胡说八道,在中国,这两种“正确”经常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而且也一定是以政治为主导的,所以最后成为“政治正确”。光标建议便是一个政治正确的胡说八道,它那个看似非政治的“节约粮食”,其实是为了讨好政治的“反腐”和防止“亡党亡国”而提出来的。

“政治正确”会麻痹一个人的理智,钝化一个人对胡说八道的感觉,甚至把胡说八道的愚蠢误认为是高明、独特的睿智。已故的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皮特金(Walter B Pitkin)在《人类愚蠢历史导论》一书中总结了愚蠢的三个特征:第一,愚蠢的人比我们能够想象的要多;第二,政治、经济的大权都掌握在愚蠢程度不等的人们手上;第三,特别愚蠢的往往是特别有能耐的人。最后这一点有两个原因,一是匪夷所思、大胆荒唐的念头要有能耐才能想得出来;二是这样的念头如果没有高尚、华丽的政治和道德包装,一定会被人当作是疯子的妄想,而设计这样的政治和道德包装,没有大能耐是根本办不到的。在这一点上,陈光标还只不过刚刚学到了一点皮毛,所以一下子就显出了他的愚蠢。

对于光标建议的愚蠢,人们会当笑话来听。然而,千万不要一笑了之,因为这种愚蠢后面的问题不仅仅是陈光标一个人的,而且也是我们整个社会的。有网友指出,陈光标的表演是一种“表演型人格障碍”(histrionic personality disorder)的征兆,这种病又叫“癔症人格障碍”或“寻求注意型人格”,是一种“以人格不成熟,爱出风头,过度表现欲和情绪化,行为夸张为特征的人格障碍”。还有网友说:“这是病,得治!”这确实是一种病,美国心理学界的研究发现,一般美国人中大约有2%3%有这种毛病,在接受健康治疗者中,则高达10%15%。在今天的中国社会里,得这种病的人数尚无确切统计,但却随处可见,他们的共同特征是,不管什么动静,先弄出点动静来再说。

这些患有表演型人格障碍者的特征是,特别渴望受到别人的注意,尤其是受到别人的赞赏。他们为了引诱别人关注可以不择手段,例如,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跋扈嚣张、做出古怪的动作或事情、故作耸人听闻之语、故意出言不逊、行为粗鲁、展露性挑逗的衣着、举动、言行,等等。这种病的话语特征包括心血来潮地胡说八道、矫情言说浅薄的情感和假大空的观点、说事情以偏概全,只有大致印象,没有细节也没有逻辑、自我吹嘘、夸大其词、虚张声势地把自己戏剧化和名人化。

在我们今天这个浮躁、浅薄、欲望涌动、精神空虚的社会里,各界各业都有罹患这个毛病的,在电视媒体上特别流行,也特别显为人见,从孔庆东的“三妈”粗口、各种“明星”的矫揉造作到卫视上那些极端夸张自我的“相亲”,无奇不有。然而,这种毛病不只是在粗俗的大众文化中才有,在高雅人的圈子里也比比皆是,在这些圈子里,得这毛病的都是特别有领袖欲,特别能来事的人物,政界有“唱红打黑”、华而不实的“政绩工程”、领导题词;学界有一个人顶着十来个总编辑、会长、院长头衔的“名流”“学者”和“首席专家”。一般的教授递出一张名片,也都是密密麻麻的头衔、成就和经历。

平心而论,陈光标的建议在两会上并不能算是最出格、最雷人的。而且,不管他多么有钱,多么自以为是,在国家大事上他毕竟只能是人微言轻,所以网民一眼就能看出他的愚蠢,拿他的表演当一个笑话来谈,也敢于和有地方公然嘲笑他的愚蠢。在美国,得了“表演型人格障碍”的人得去看心理医生,他身旁的人们会怜悯他,为他惋惜,或者对他侧目相看,家人和朋友更是会为他受损的健康操心担忧,为他着急。然而,在中国,只要得病的人“有分量”,得这个病根本就不会被当作是个病,得这个病甚至还会被当作是一种能耐、一种骄傲,显示的更是光荣、尊贵和值得羡慕的身份和地位。当一个社会不再把病当作病来看待的时候,这个社会本身就已经得了病,而且真还是病得不轻。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徐贲新著《听良心的鼓声能走多远》(引用旧制度与大革命和1984,从良心角度启蒙公民的自由信仰和公平政治之外的公德和私德,解救社会道德危机。)

《怀疑的时代需要怎样的信仰》(在怀疑的时代中如何寻求信仰的自由和自由的信仰,这是一个人人都在寻找答案的问题。)

《政治是每个人的副业》(政治不是统治权术和阴谋诡计,而是公民应该积极参与的事业,从而让政治成为“最好的职业和所有人的副业”。)

 徐贲:陈光标的卖力表演是种什么病? - 东方经济评论 - 东方经济评论

 

期待与您分享更多最深刻

最前沿的经济评论

 徐贲:陈光标的卖力表演是种什么病? - 东方经济评论 - 东方经济评论

 
  评论这张
 
阅读(169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