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经济评论

分享最前沿的热点资讯

 
 
 

日志

 
 
关于我

财经评论员,传递最前沿的财经热点资讯,汇集知名经济学家与财经人士的观点,以独特视角解析财经问题。

网易考拉推荐

东方:说“北大淫棍太多”的邹恒甫究竟是何许人也?   

2014-08-21 15:46: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20日上午,北大诉邹恒甫名誉权侵权案在北京海淀法院一审宣判,法院认定邹恒甫系微博侵犯北大名誉权,判决“被告邹恒甫在其实名认证新浪微博首页公开发表道歉声明,向原告北京大学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持续时间为连续七天”。20128月,邹恒甫发表多条微博称“北大淫棍太多”,并牵涉梦桃源餐厅女服务员,后北大和梦桃源公司将邹恒甫诉至法院。

那么,敢于“单挑”北大的邹恒甫,人称“邹公”者,究竟是何许人也?他何德何能,居然敢自称“中国经济学第一人”?他到底有什么唬人的来头和背景?鉴于这些疑问,笔者翻开《最后的狂人:我就是邹恒甫》这本书,希望从中找到一些线索。

 

显然,因微博爆料而被北大起诉,这是邹恒甫始料未及的。他在书中坦言对北大要打官司感到万分惊讶却又荣幸之至:“我以前说腐败、贪污的事情都没人管,现在这么点一下生活作风问题,却引起这么大的关注。”他称“太好玩”,“太过瘾”,“那么大的一个北大,挑战我一个小萝卜头邹恒甫,这是史无前例的,这是我的光荣啊。”

不难发现,邹恒甫敢于如此“大嘴”,确实是有其学术资本的。1978年,16岁的“天才少年”邹恒甫考入武汉大学经济系,师从经济学泰斗董辅礽教授。尔后出国,在19895月获得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成为新中国成立后获得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的第一人。从哈佛毕业后,邹恒甫进入世界银行工作,并一直至今,成为世界银行终身高级经济学家。

如此,邹恒甫的资历是有了,但如果仅仅是这样,那邹也只不过是中国高等教育的局外人,他又为什么如此关注中国的学术腐败,并每每有惊人言论呢?

是教育家,还是“疯子”?

从邹的回忆文章里看到,早在1994年,邹恒甫就在其母校武汉大学创办了经济科学高级研究中心,在揭牌仪式上,董辅礽给予自己的弟子以高度期望,他说:“在武汉大学的历史上,经济学的革命有两次,一次是1947年张培刚先生从哈佛回到了武大,第二次就是现在,邹恒甫从哈佛回来了。”

当时,邹恒甫是“四无”办学(无钱、无教学办公用房、无师资、无教材),没钱,他请朋友们募捐。他的老师董辅礽自己掏出8000多元给中心购置了第一台空调,还发动他所有能赚钱的学生都给中心捐钱。没有教学用房,他就向学校要,从梅园的两间平房到后来财务部楼上,中心多次更换办公场所。没有教材,邹恒甫就自己从美国扛回大量原版经济学教材复印后发给学生。

1996年,邹恒甫如愿以偿,开始招收“数理经济与数理金融”本科实验班。参照普林斯顿IAS的课程体系,所有的学生在本科四年要完成数学和经济学两个学位的学习。他从数学系请来最好的教授,为他们开设数学系本科全部课程;他在全国最早全部采用英文原版经济学教材。许多在美国留学的朋友都被他请到武大来给学生们上课,他们包括谢丹阳、阮志华、陈志武、周忠全、朱晓东等。当时回来讲学的学者们曾开玩笑,在邹恒甫那儿讲课,是要“放血”的,不仅没有分文讲课费,往返路费也要自己负责。一贯以自我为中心的邹恒甫说起这段也有些唏嘘:“胡祖六说我们当时是靠雁过拔毛、靠剥削朋友的友谊办起来的。”

19988月,在中山大学,邹恒甫见到了时任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助理的张维迎。彼时,武汉大学国际数理经济与数理金融实验班已经步入正轨。张邀请邹到光华办一个与之一模一样的班,初定由邹管宏观经济学,张管微观经济学。这也就为以后邹恒甫与张维迎的恩恩怨怨埋下了伏笔。

在邹恒甫报到后,光华管理学院新增了一个系——应用经济系,“我只想当个‘班长’,但张维迎硬让我当系主任。”邹恒甫要求老师们都用他指定的英文高级教材,且必须用英文授课,“他们都受不了,都跑掉了,我就变成孤家寡人了。”实际上,他也几乎不给原光华的教授排课,因为“他们水平都不行”。邹恒甫决定另起炉灶,他将在武汉大学办学时的人马全部拉到了光华,同时去北京大学数学系、中国科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找老师来上课。

“当时张维迎是挺我的,他要利用我把光华神气跋扈的教授都打压下去,我确实做到了。”邹恒甫“哈哈哈”笑着回忆他和张维迎的“蜜月期”。

按照课程设置,该系学生必须修满经济学和数学两个学位的课程。研究生培养计划随之改变,很多课程学生们必须重新学方能毕业。1998级的博士生则可能面临无法毕业的尴尬境地。他们在邹恒甫的课堂上把他围住,险些打起来。“我说原来的计划是别人制定的,现在我是新的系主任,你们必须听我的。他们说我不对,我说那你们把我搞死啊。他们都要疯掉啦。”邹恒甫说:“后来所有本科生都不愿意考我们的这个专业,知道我们这个专业是搞死人的专业。”

2004年,著名经济学家、时任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的林毅夫在写给世界银行研究部主管Reinikka教授的信中,这样评价邹恒甫:“从1992年开始,他利用自己的个人时间和基金在武汉大学极好地推广了现代经济学教育……自成立至今,这个专业已经培养了数千名毕业生,他们当中的很多人都前往美国顶级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其中一些人在获得博士学位后已经归国任教。让人兴奋的是,他们中一部分人已经成为中国乃至世界的卓越学者。”林毅夫认为,邹恒甫为中国经济学教育发展所作出的贡献“已经超过了其他任何人和机构”。

林毅夫晚邹恒甫两三年在中国开始办学,从这个层面而言,二人当有很多惺惺相惜之处。只是,由于各自经历的不同,两人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推动方式。相比林毅夫的“四平八稳”(邹恒甫语),个性鲜明的邹恒甫选择了更彻底、激进的方式。

2007年给邹恒甫的邮件中,张维迎就表示,除了武汉大学和世界银行外,希望邹恒甫不要再在任何其他机构担任职务。之后,北大光华学院将邹恒甫正式辞退。被光华解聘事件发生后,邹恒甫猜测,也许自己2005年起开始在中央财经大学办学,真正“引起了张维迎和学校领导很大的反感”。但他说,当时没想那么多,他一心想的是,“先解放全中国,最后解放武汉大学。”20076月,一封邹恒甫写给时任教育部长周济的公开信,使北大辞退邹恒甫演变为一个公共事件。

双方争执的焦点集中在工作量上。张维迎认为邹恒甫2002年后的表现不符合学校对一位教授的要求。邹恒甫在公开信和邮件中对此作出驳斥,详细列举了他自2004年后每年在北大光华的教学工作任务。他这样表达自己的不满:“就好像我给了他一座房子,他却说我还欠他一根冰棍。”在20079月给北大人事部部长周岳明的传真中,邹这样写道:“从19981212日到今天,我从没有做对不起北京大学的事……我会永远免费地给北京大学学生上课,只要我活着,只要我有一个学生。”

“邹大炮”为何谁都看不起?

20126月国际经济研究数据库RePEc的排名中,邹恒甫成为唯一进入前100名的华裔经济学者,他为此在博客中以“邹恒甫雄踞全世界第96名”通告此事。这一排名依据收录在RePEc数据库的学术论文数量,论文被引用、下载次数,被引用论文的年代递延影响因素等三十多项不同标准,分别制定三十余种不同排名,在去除最大与最小值、取调和平均值后,即获得世界经济学家排名。

邹恒甫常常说自己和林毅夫是三流经济学家,国内其他经济学家大多“不入流”,也多依据于此。中国著名海归经济学家几乎被邹恒甫骂了个遍。他骂海归们“绝大多数”都是“欺骗中国人民”,“到国外就很老实,一回到国内就开始癫狂,就开始装大”,并多次点名骂“三纲五常”(樊纲、易纲、胡鞍钢、张五常)、张维迎、林毅夫、海闻等。邹恒甫还调侃轮流坐庄的“中国留美经济学会会长”是一群入不了美国经济学主流的留学生自己“过干瘾”、“意淫”。

邹恒甫唯一一次夸张维迎是被张请去北大后第一堂课:“张维迎不错,他请了一个比他更厉害的邹恒甫。”张维迎上课,邹坐在后面,听着听着就忍不住站起来,当面指出张的错误,张“只能忍着”。在任职学校的教师职称评定会上,有老师介绍自己发表的论文有10点学术上的贡献,他直接就回:“那你可以拿诺贝尔经济学奖了。”有人说论文虽是和导师联合署名,但主要工作是自己做的,他当面骂人家“忘恩负义”。

邹恒甫还热衷于到处砸场子。“你什么都不懂,你别搞什么中文了,你搞哲学却英、法、德文也不懂,希腊文都不懂,你那马克思主义哲学我比你搞得还好……”涉猎甚广的邹恒甫在任职过的几个学校的文史哲各系放炮,豪情直追当年北大的“天下第一骂”辜鸿铭:“×××系主任,在北大的时候我就代理他讲哲学史;历史系系主任××,我跟他说,你讲法国革命,不如让我来讲;那个讲中国文学的×××,我就调侃他,研究陶渊明你可能不如我。我全都点名道姓地骂,到现在都骂的。”

“我知道多少汉学家,像余英时先生,好些人我都认识啊,跟他们好,他们有什么鬼官架子啊。都是你去他们家敲门就敲门,吃饭就吃饭。国内好些人都是神经病。这些年我都快被他们折磨成神经病啦。所以我都不跟他们来往。当官的来找我,肯定是求我替他们办事,经商的来找我,肯定是求我给他的孩子写推荐信。我没有必要跟当官的人交往。经商的陈××、王×,我都不理睬他们。”这样出位的言行造成了他在学界的孤立。能够真正包容“大嘴”邹恒甫的人并不多,要公开支持他更需要勇气。有人形象地描述:“如果让他和张维迎站队首,其他人自由选择站队,我想不到谁会站到他后面去。”

邹恒甫就这样一直保持战斗的姿态。“我十几岁开始就认定自己要办学,所以我跟这些人斗争,从来没有放弃过。我最高兴的是,以我一个人的力量,偷偷摸摸地能在全中国取得这么大的胜利,让那些反对我的人都来学我。我真正觉得我的事业是非常光明正大、最有前途的,凡是阻挡我的,都将成为历史的垃圾。也因为这样,反对越大,我越过瘾。”

 

点击购买

《最后的狂人:我就是邹恒甫》

 东方:说“北大淫棍太多”的邹恒甫究竟是何许人也? - 东方经济评论 - 东方经济评论

 期待与您分享更多最深刻

最前沿的经济评论

东方:说“北大淫棍太多”的邹恒甫究竟是何许人也? - 东方经济评论 - 东方经济评论

 

  评论这张
 
阅读(181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