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经济评论

分享最前沿的热点资讯

 
 
 

日志

 
 
关于我

财经评论员,传递最前沿的财经热点资讯,汇集知名经济学家与财经人士的观点,以独特视角解析财经问题。

网易考拉推荐

陈兴动:反腐如何影响对中国经济的预期?   

2014-09-02 15:25:57|  分类: 财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流金融机构的首席经济学家是金融机构的智囊核心,是兼理论与实践于一身的经济和金融专家。依托于“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结集成书,本套丛书立足于全球视角,着眼于中国经济增长和金融市场发展中的现实问题,促进首席经济学家间思想交流,向投资者传递研究信息,以求成为中国经济金融政策研究的高端咨询智囊。

    本文作者陈兴动,现为法国巴黎银行亚洲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是国家体改委成立时最早的官员之一,参与了有关企业改革、财政金融体制改革方案的研究和政策推广。

一、经济疲软的原因分析

    如果说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上的讨论有益于向上面提出政策建议,我觉得可以考虑这样一个原则:不去谈应该是什么,而是谈上层可能做到什么,也就是说他们可能做到的事情、他们想做的事情,否则就离题太远。所以,我们在写文章的时候,要考虑我们所提的政策建议有无现实的可行性,否则理论性的东西太多了,面对客观的环境,上层也做不到。

    对于目前的经济形势,我个人的判断,这一轮的经济增长,特别是2012年四季度以后,经济没能持续恢复增长,反而是持续下降,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我觉得是本届政府上台以后,新的领导人面对的政治、经济、社会条件已经不能够允许其继续上一届政府的那种做法,特别是过去五年,基本上是保增长,但是保增长保到现在已经不可能再保下去了,原来的政策不可能持续下去了;第二个原因,客观上我们说经济是大规模的产能过剩,甚至现在我们已经成了产能过剩、过量投资的受害者,不可能再按照原来的办法走下去,政治上也不可能再把原来所有的矛盾都压着。

    所以新领导上来以后第一件事,一定是整顿吏治,要反腐败,改变共产党的作风,整党、强军,这样就导致了一个后果。这个后果就是改变了官员、投资者、商人的预期,原来的预期被打破了。可是新的预期又还没有建立起来,问题就必然出现了。2012年底以来,政治变化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没有充分预期,估计不足。

    我参与了201212月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开会之前的几次内部讨论,我觉得大家几乎没有预计到2013年的经济增长率会降到7%~7.5%这样的水平,这是一个问题。去年想把目标设定在7.5%的时候,其实还是留有余地的,大家觉得8%以上的增长率一点问题都没有,没想到2013年经济增长率降到8%以下。当时我们觉得经济增长预期在7.8%,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我们太悲观。我同意汇率问题肯定是一个因素,但不是决定性的因素。如果汇率不升值甚至贬值,出口增量可能会好一些。现在的中国经济面对一系列的矛盾,也正是将增长下滑归为一点。

二、经济增长的底线探讨

    中国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政治要转型、经济结构要调整、产业要升级。现在提出了“李克强经济学”,他要打造一个李克强版的中国经济。毫无疑问,这是好事。他要通过三种举措:减政放权、经济结构调整、金融去杠杆化,这些措施肯定要实施的。前30年的改革走到现在已经不能简单延续了。政治转型,非常明显是以习近平为核心的新一届领导集体要走的路。他们要走社会主义的道路,建设社会主义的理论、制度。这样的话,我个人认为中国必然要出现持续大概3~4年的调整期,也就是从2013年开始到2016年,在到达2017年下一届党代会之前,中国必然经历一个调整期过程。调整期的时候,我们要面对这个现实,在三四年的时间里,真正把改革推行下去,结构得以调整,形成一个新的经济增长方式,这个过程要承受经济增长适度放慢的代价。

    华盛顿中美经济对话曾谈及可以忍受6.5%的增长底线。我觉得这不是空谈,实际上可能是内部讨论过的。我跟他们讨论过,他们认为底线是7%,如果低于7%,我们的财政、就业和社会都受不了。现在讨论6.5%,可能是经过计算的。新华社有一篇评论说中国的经济增长不能低于7%,那是从中长期而言,十八大提出GDP、人均收入要在2020年比2010年翻番。我建议未来的经济增长速度应该降下来,而且未来的目标不能设定为单一数,应该是一个区间,比如2014年甚至未来3年的目标设在6.5%~7.5%,如此,市场就会改变预期,政府也不会出现大规模的压力。过去中国政府往往设定一个单一目标,为此市场上对它的理解是什么?始终都是一个底线,所谓的增长目标就是最低增长目标。这个观念要改正,所以我觉得政府未来要管理它的预期,预期管理好了,社会就不会出现恐慌。

    最后,管理预期的同时,不仅要管理中国的预期,还要管理外部的预期,因为全世界现在对中国非常的悲观,各种悲观的文章不断出现。其实我们如果把这个底线讲清楚,中国不是一个后工业化社会,而是一个正在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国家,中国的经济增长潜力还很多,需求和供给双方的力量都相当强。能否发挥这种力量,取决于这一代领导人有没有能力把供求结合在一起。什么叫增长?增长就是需求和供给两方互相结合,结合得好,经济增长就会快些。所以,增长是存在的。现在就是要让世界理解到,我们要花三四年的时间来真正调整结构、升级产业,让大家有一个预期,2017年以后,中国经济将进入新一轮的增长周期。这样的话,全世界就会保持对中国经济增长的信心。

点击购买

更多内容,详见《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增长动力与上海自贸区》

 

期待与您分享更多最前沿

最深刻的经济评论
陈兴动:反腐如何影响对中国经济的预期? - 东方经济评论 - 东方经济评论
 

  评论这张
 
阅读(326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