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经济评论

分享最前沿的热点资讯

 
 
 

日志

 
 
关于我

财经评论员,传递最前沿的财经热点资讯,汇集知名经济学家与财经人士的观点,以独特视角解析财经问题。

网易考拉推荐

穷人福利不可能通过打压富人来实现   

2015-02-27 10:28: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穷人福利不可能通过打压富人来实现 - 东方经济评论 - 东方经济评论

 

 

穷人福利不可能通过打压富人来实现

  

今天人们谈论底特律城市破产的时候,汽车产业的衰败往往被作为一个重要原因,但在人类科技进步和城市发展过程中,城市的寿命往往比科技更长,一个有活力、有创造能力的城市,有能力应对甚至引领科技的进步与发展。城市的衰败,除了气候变化导致不适合人居、单一资源型城市的资源枯竭等人力不可扭转的因素之外,其他类型城市的衰败,多半有人为的原因在起根本性的作用。导致底特律最终衰败的原因,就在于城市最具创造力群体的迁出。

1973年,科尔曼·扬当选底特律历史上第一位黑人市长。看上去黑人终于有了自己的政治领袖,然而其上任期间的所得税方案却变相逆转了当地人和整个城市的命运。向富人征税,用于资助向穷人提供的服务,看上去很美,但却带来了糟糕的后果——变相鼓励相对富裕的公民和企业离开这里——而这部分人群,恰恰是财富创造的源泉。

科尔曼·扬上任后发表的一些言论,直接加剧了历史性的“白人逃离”现象——“我警告那些毒贩、剽窃艺术家、抢劫犯……现在是该离开底特律的时候了……赶紧上路吧……我不管你们是白人还是黑人,穿着套装还是蓝色制服……”因直言不讳地表达了黑人群体长期遭受孤立和压制的不满,科尔曼·扬轻松连任了五届市长。底特律逐渐变成了一座黑人主导的城市,在他上任之初,白人占到55.5%2008年时缩减为11.1%,与此同时,全球汽车业在发生巨变。1988年,最后一趟列车从底特律西部的密歇根中央车站驶出,不久之后,日本车本田雅阁成为美国最畅销的汽车。历史被彻底改变了,而且似乎不可挽回。

除了“劫富济贫”的税收制度变相驱赶富人,安全问题也成为富人逃离的重要原因,秦晖教授在《城市里的穷人与富人》一文中谈道:在美国确实有明显的“穷人住市区,乃至市中心附近,富人住郊区乃至卫星城”的现象。但是,欧洲这种“郊区化”模式就极少见。如果细考美国城市发展史,你会发现,其实在美国很多地方,市中心衰落和富人迁往郊区的趋势早在汽车普及前的19世纪末就已经开始。南北战争解放黑奴后,美国工业化、城市化进程加快,乡村穷人,尤其原来绝大部分是庄园苦力的黑人,在获得自由和公民权后纷纷进城,几十年内黑人就从过去基本属于乡村族群变成了几乎是纯粹的都市化族群,城居率比白人高出很多。于是美国城市出现所谓的“穷人驱逐富人”现象。当然,穷人不可能强制“驱逐”富人,可是在穷人入住的地方,富人自动搬走了。罗斯福新政后,城里出现了很多政府盖的福利楼,附近的富人乃至中产阶层纷纷迁出。纽约著名的哈勒姆贫民区就是这种“穷人驱逐富人”的产物,而芝加哥、底特律、费城等城市主城区的没落(以及郊区的兴起)也都是类似的过程。

类似情形也发生在南非。新南非很多城市在废除种族隔离、黑人可以自由进城后也发生了所谓“芝加哥化”“底特律化”的过程。其中,当年的南非“经济首都”、最大城市约翰内斯堡尤为典型。种族隔离制度废除之初,“黑白壁垒”破除,大量黑人从城外(按照中国的说法应该叫“城乡结合部”)的索韦托迁入过去他们不能居住的约翰内斯堡主城区和其他他们想去的地方,一时导致索韦托人口大减,但不久,由于其他地方黑人迁入,以及约翰内斯堡陷入萧条等原因造成回迁,索韦托人口又开始增加。另一方面,在索韦托状况改善的同时,原来的约翰内斯堡主城区却出现明显的“底特律化”衰落趋势。大量黑人贫民迁入后,治安严重恶化,富人和大公司纷纷迁出,星级酒店等豪华场所陆续停业。昔日的约翰内斯堡曾集中了全非洲大陆三分之二以上的高层建筑,号称“非洲曼哈顿”。但在过渡期和新南非初期的混乱中,不仅黑人贫民占领空房空地的情况屡见不鲜,就连该市最著名的摩天大楼也在被废弃后,一度成为三教九流乃至犯罪团伙的居所。在20世纪90年代末,这里的高档场所纷纷歇业,豪华大楼里尽是无房可住的“占领者”,穷人熙熙攘攘,先前的豪华商圈,如今地摊密布,约翰内斯堡中央商务区成了“高楼林立的索韦托”,后来因为没法就业,黑人又纷纷离去,这里陷入彻底的萧条。

种族隔离制度废除后,不再能驱逐黑人的富裕白人“惹不起躲得起”,纷纷北迁,大量的钱投入桑顿,使这里迅速热闹起来。

于是,在种族隔离制度废除近20年后,我们看到了这样讽刺的图景:穷人“占领”约堡主城区的结果,是把富人赶得更远,而相当部分的穷人在主城区衰败后也回迁(索韦托)了。结果形成的是南边黑人的索韦托和北边白人的桑顿,中间隔着个“鬼城”般的旧市区,不仅黑白仍旧分明,而且空间上隔得更远了。无怪乎有理想主义者感叹:“约翰内斯堡变成了索韦托+桑顿。”种族界限依然分明,令人怀疑新型种族隔离城市正在形成,黑人解放这不是白搞了吗?

作为一个具有现代意识的优秀学者,秦晖教授当然不可能否定废除种族歧视与隔离的价值,他写道:“对于这样的现象,如果我们只看‘鬼城’是不可能有全面的认识的。但如果不看索韦托的改善,也不看桑顿的繁华,只看沦为‘鬼城’的约翰内斯堡旧商业金融区的破败,怎么能真正认识新南非呢?尽管如此,这种旧城的破败与商业金融中心大搬家的成本仍然是巨大的。不仅白人、富人付出了代价,黑人穷人也损失了就业机会。事实上,由于最先撤离到桑顿去的白人富人后来在桑顿崛起快速升值的房地产价格中还发了财,黑人穷人就没有这种机会,他们的损失未必更小。因此在肯定黑人解放成就的同时,如何避免与减少这种代价是值得人们研究的课题。”

当代中国“鬼城”的形成机制,在中小城市主要表现为政府规划不遵从市场规律,地方官员“我走后哪管洪水滔天”的不负责任,以及“大手笔大气魄”严重超出市场需求,在无市的地方造城,形成有城无市、有城无人的巨大空置与浪费。在大城市,则形成不是底特律却酷似底特律的“底特律化”特征,最典型的表现就是房屋限购以及对富人房屋征税的呼声格外强烈。底特律的经验教训再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财富与自由、公平的敌人是不受约束的权力而不是富人。看看底特律是怎么衰败的?就是因为以剥夺富人财富自由的方式过度维护穷人利益;看看迪拜是怎么兴盛的?恰恰是因为低税收。如果大城市不让先富起来的人们持有第二、第三套房,房租将变得非常高昂,新移民只会连地下室也租不起。如果一座城市对富人征税而富人仍能通过房租等方式转嫁成本,那么直接损失的还是租房的相对穷人;如果一座城市对富人征税征到富人不能再转嫁成本,进而导致富人抛售房屋,那么将意味着这座城市将不再对富人有吸引力,富人在抛售城市房屋的同时也必将抛弃整座城市,等待这座城市的命运将只有一个,就是衰败。

 

以上内容选自童大焕《中国城市的死与生:走出费孝通陷阱》。童大焕,一直热切关注城市化话题,因作出过准确预测,受到广泛关注。在本书中,童大焕论述丝丝入扣,点评剔肉见骨,直击城市化的核心问题。

穷人福利不可能通过打压富人来实现 - 东方经济评论 - 东方经济评论

 

中国的很多事情往往让大多数人看不懂,一边是实际城市化率才35%,很多人在抱怨城市高房价买不起房,另一边却出现大量的房屋过剩,甚至于出现几乎整座新城空置的空城、鬼城现象。

这种状况的根本原因是城市规划对于人口规模预判不准确,甚至根本无视“人聚财才聚、先有人后有城”的城市发展规律,从政府到开发商,迷信政府力量,却不知道不符合城市和社会自身发展规律的一切行为,都会遭到规律无情的惩罚。

童大焕,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笔触涉及诸多热点领域,对城市化、房地产、中国宏观经济等有深入而独到的研究。曾任中国青年报青年话题编辑、中国保险报评论主编,现为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大焕城市化战略研究院院长。曾被评为20062008年度“百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2009年度“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及“腾讯年度致敬之教育评论家”。著有《俯仰天地间》《江湖上的中国》《冰封的火焰》《中国钥匙》《买房的革命》《世纪大迁徙》《2020,我们会不会变得更穷》《穷思维 富思维》《定位中国:认清我们的时代和时代中的我们》等诸多畅销著作。

 

延伸阅读

1.《定位中国:认清我们的时代和时代中的我们》

这是一个浮躁、迷茫的年代,房子、就业、物价、养老等不仅成为生活的困扰,甚至影响了一批人的道德观念和价值认知。我们四处奔波,竟不知不觉中,在这个时代迷失了自己。本书以时事热点切入,宏观的视角加之接地气的论述,不仅使我们认清了我们所处的时代,更具深刻意义的是,它建立了一个清晰的坐标系和原点,使我们能够找到自己所应处于的合适位置,是我们快速、全面读懂中国基本国情的最佳选择。

穷人福利不可能通过打压富人来实现 - 东方经济评论 - 东方经济评论

 

2.《穷思维  富思维》

本书是一本颠覆财富思维的力作,任志强、董藩等地产大腕联袂推荐。时事中国,不理解房地产,就理解不了中国。本书涉及房地产诸多热点问题,保障性住房、房产税、楼市调控等,童大焕立足最新数据和普遍的社会现象,以及多年来对房地产行业孜孜不倦的研究,以犀利文笔拨开云雾,为读者、为国家、为社会建言。他以犀利的笔触和大量的事实论证指出,高房价不应成为老百姓的负担,相反,一套能够与银行建立直接联系的独立产权房是中国老百姓抵御通胀的惟一利器。

穷人福利不可能通过打压富人来实现 - 东方经济评论 - 东方经济评论

 

3.《中国大城市化共识》(童大焕主编)

当代中国,没有什么比城市化对中国社会、经济和政治生活结构的改变更深刻、更令人兴奋,却也没有什么比城市化中遇到的问题更令人揪心。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断言:影响21世纪人类社会发展进程的两件大事:一是以美国为首的新技术革命;二是中国的城市化。可见,中国的城市化对21世纪的全球经济,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城市化根本上显现出的是集聚效应,人口和各种要素资源越来越向少数城市、少数区域集中,这是城市化发展自然而然的市场趋势,也是必然趋势。城市化的市场规律很强大,只服从规律本身,像大河奔流,坦荡直率。多位专家如周其仁、赵坚、李迅雷、李铁、陆铭、尹稚、秦晖、张维迎、于建嵘等的意见亦是如此。本书汇聚了多篇城市化研究领域的精品文章,试图使一个个弱小的声音集聚起来,滴水成溪,汇集成河,为中国大城市化的道路指明方向。

穷人福利不可能通过打压富人来实现 - 东方经济评论 - 东方经济评论

 

 

欢迎您分享到朋友圈,让更多朋友了解东方经济评论(微信号dfjjpl更多精彩内容!

穷人福利不可能通过打压富人来实现 - 东方经济评论 - 东方经济评论

 

  评论这张
 
阅读(992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