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经济评论

分享最前沿的热点资讯

 
 
 

日志

 
 
关于我

财经评论员,传递最前沿的财经热点资讯,汇集知名经济学家与财经人士的观点,以独特视角解析财经问题。

网易考拉推荐

王文:美国已经成功”入侵“了中国   

2015-05-11 14:37: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选自王文著《大国的幻象》一书

王文/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

王文:美国已经成功”入侵“了中国 - 东方经济评论 - 东方经济评论

如果不是《阿凡达》,许多北京人都不会知道南皋在哪。在北京东北五环外那个犄角旮旯的地方,有号称全球最大的电影博物馆。为了看一场巨幕版《阿凡达》,2010年初的前几个星期,每天早上五六点钟,这里就已经排满了数以百计的人群,而那几天北京正好遇上了50年来最冷的寒流。

那段时间,某个非周末的下午,在南皋,那个黑色巨大联体博物馆建筑前,我看到数十人在游荡。他们期盼着哪个黄牛党出现,手里会多出一两张《阿凡达》的票,哪怕比原价高几倍,也值得。在售票厅门口非常醒目地贴着“每人限买三张”的公告。售票窗口挤满了人,有的在询问《阿凡达》档期,有的在讨教明日买票“攻略”,有的则责怪为何不能预订。

走进博物馆内,硕大票务信息牌里,显示着“巨幕版《阿凡达》:散客票已售完,……团队票已售完,……包场票已售完……”鲜红得几近刺眼的字幕,就像股市的一路飘红,宣告美国电影在中国摧枯拉朽般的胜利。

中国可以建全球最大的电影博物馆,但里面放映的是全球票房即将最高的美国电影。在未来几周内,中国所有电影院都不得不面对这样的事实。北京一家报纸曾登过一幅漫画,第一张画着某人要打劫,被打劫人反驳道,“打劫也要点技术含量,你看人家!”然后第二张漫画里是,《阿凡达》影片里的纳威人形象,举着枪对准电影院里的中国观众,观众很自愿又很兴奋地掏出百元大钞。

我站在电影博物馆前,最直接的想法就是,为什么在《阿凡达》攻势面前,和全世界人一样,中国人没有半点抵御力,全线溃退?

几乎全中国所有一流演员合力拍摄的《建国大业》,播了45天左右创造的国产片最高票房纪录,《阿凡达》15天就破了。1∶3,体现的不仅是中美电影创纪录的时间和票房差距,还有中美之间的GDP差距,更有可能是中美的软实力差距。

1986年英国《经济学家》杂志发明了“巨无霸价格指数”来衡量一国的购买力,进而可以推算出一个国家的经济实力,一部高科技电影同样可以衡量一国的软实力。一个麦当劳巨无霸的背后,可以推算出价格确实是一系列不同价格系数的综合反映(店员工资、店面租赁、牛肉、面粉、食用油、奶酪等价格因素都要折算进去),麦当劳的店面又分布于100多个国家,“巨无霸价格指数”经常被引用是有一定道理的。同样,一部电影的成功与否也是一系列国家软实力的综合反映(比如,文化感染力、电影技术、市场营销、国际传播、政治交往、人物往来、创新能力、科技水平、经济投资能力甚至还有军事实力等,都应该折合进去),而且一部成功的电影往往能在全世界公映。

从这个角度看,如果把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科技、创新的力量全都折合在一起,中美综合国力的差距可能更大。2008年北京奥运会、金融危机推波助澜起来的民族自豪感、国家自信心以及“赶超美国”的雄心壮志,还有2009年《中国不高兴》《中国力》《中国没有榜样》《天命所归是大国》等一系列中国畅销书的呐喊声,在《阿凡达》面前,一下子变得脆弱不堪。

我说这些,一定会被“呐喊派”批判为“逆向民族主义”。但要知道,在《阿凡达》面前中国人彻底败下阵,并不是特例。就在我担忧中国人的“着迷”困惑时,谷歌事件再次印证了我的担忧。

2010年1月12日,当谷歌高层写了篇博客,只是说了句有可能退出中国时,许多青年人都站在谷歌一边,希望中国政府妥协。第二天中午,一位在新加坡受过教育的青年职场人士告诉我,这个比例可能高达95%,“青年人都觉得中国政府错了”。

我不敢确定这个数据,但能确定的是,在美国大公司的软实力面前,下一代中国人有时的确是缺乏“护国”抵抗力。中国城市中的青年人离不开可口可乐、微软、麦当劳、耐克,就像老一代人离不开米饭、土豆、大蒜一样。

我当时的第一个念头就想起了亨廷顿的话:“世界各地的文化分布反映出了权力的分布。”为什么美国人没有早起两小时、冒着零下十几度的严寒排队苦等几个小时要观看中国某件文化产品?中美软实力差距的背后隐约有一种莫可名状的东西。

我突发奇想,如果有一天这些公司都声称,因为中国政府的某个原因,他们要退出中国了,那中国老百姓会怎么办?中国社会怎么办?这个恐怖的结果,我是无法想象的。

我当然相信,这样的结果不太可能发生,在和平时代,任何一个跨国公司都不可能放弃13亿人口的中国这个如此巨大的市场。然而,“无知无畏般的想象力”,让我无法停止这样的忧虑,哪怕这种忧虑是一种空想、妄想。

有几个疑问不由萌生,当中国的经济改革不慎伤到了这些公司的利益时,这些公司会怎么办?比如,中国快餐业发展快速(无论是用什么路径去发展),麦当劳和肯德基节节败退,各项营业指标损失严重,那么,他们会怎么样?还有IT业、饮料业、乳制品业等。这是胡思乱想,应当以最好的善意理解美国的那些跨国公司。

但另一方面,有无数证据表明,奥巴马与希拉里又在怂恿那些跨国公司这么去做。很明显,软实力正在政治化,确切地说,很有可能被“美国政府化”。一旦与政府的政策结合,那样的威力是无法想象的。

到底什么是软实力呢?“软实力”如此强大的功效,即使该词发明人约瑟夫·奈本人都没有料到,或把话挑明了说。在首创该词10多年后的《软实力》一书中,他只是说:“软实力就是吸引人的力量。”这个定义说得不如马修·弗雷泽那么直白。在其代表作《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软实力与美国帝国》(Weapons of Mass Distraction)里,这位加拿大《国民邮报》总编辑很讨巧地套用了Weapons-Mass、destruction三个单词的词道,然后阐述了“软实力与国民忠诚”的关系:“(一国软实力)将使他国国民越来越感到,想与以领土国家为基础的权威进行分离。” 换句话说,软实力不仅仅只是吸引别国人的实力。一国国民越青睐于强国的软实力,就越有可能产生亲近感,也越想站在本国政府的对立面。

我看到弗雷泽这句话时,心里有一种无尽的震撼。大约是2010年1月下旬,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了。那些批《孔子》的话,到底对不对呢?我走进电影院看个究竟。我对电影没有什么研究,只能用一些基本的客观陈述。中国电影的水平本来就不算太高,以当前的水平,拍孔子到如今这个水平,我觉得,那些非常苛刻、挖苦式的批评和嘲讽,是言过其实的。毕竟,我做了几年评论工作,最不喜欢的就是那种为了批评而批评,好像要以批评别人来显示自己有多高明似的。

因为我喜欢坐在放映厅的最后一排,所以,我所看到的另一个客观事实是,当电影《孔子》片尾曲响起来,绝大多数人都没有离场,而是静静地站立着聆听。而《阿凡达》结束时,我看到的是所有人都快速离开现场。

我回到家,在电脑敲进几个关键词,才知道原来是王菲唱的《幽兰操》。短短64个字的歌词,“兰之猗猗,扬扬其香。众香拱之,幽幽其芳。不采而佩,于兰何伤?以日以年,我行四方。文王梦熊,渭水泱泱。采而佩之,奕奕清芳,蕾蕾于冬,君子之守,子孙之昌”。多美的歌词啊。

我相信,绝大多数中国人听这首曲子时,都有一种沉重和深思感。而看过电影《孔子》的人,平心而论,当圣人的形象第一次以这种史诗电影的形象出现时,多少会给我们某些沉重和深思感,无论这部电影是否符合史实,台词和编剧是否有问题。我不想为《孔子》背书,但是,我们扪心自问,我们除了感叹《阿凡达》的高科技外,还能获得多少思想冲击呢?

现在情况与我想象的有一些出入。许多中国人都没有想到电影史上的“1905年现象”正在中国发生。那一年,美国票房市场几乎都被欧洲电影垄断了;现在,中国票房前三名的电影都来自美国。

不同的是,那年,美国人发起了一场罕见的“护国运动”。美国各大电影公司联合重组,媒体一边倒地将欧洲电影斥为颓废堕落的货色,把美国电影捧为健康、人道的佳作,连美国总统也出来呼吁保护国产电影的重要性。

在中国,电影公司没有团结,而是为各自利益而内斗;在好莱坞票房诱惑和对社会舆论反弹的忌讳下,政府保护国产电影的决心也不够坚决;媒体立场同样在分裂,尤其是当中国电影《孔子》上映、《阿凡达》被部分影院调整时,互联网上还出现不少攻击甚至抵制《孔子》、力挺《阿凡达》的声音。

此时,争论中美电影之间的拍摄水平、技术效果、编剧能力、票房收入、营销手段的差距,都已经成为一个次要的问题。我们最需要自我质问的是,在好莱坞大片面前,为什么有那么多中国人丧失了文化自醒力和保护民族文化的自觉感呢?

不要轻视电影的文化侵蚀力。加拿大学者马修·弗雷泽早已警告过:“好莱坞永远负有传播使命,向世界传播美国的核心价值观和信仰:个人主义、资本主义、自由主义和民主政治。”

这一点美国政治家也不讳言,只是我们常常忽视。听听1915年伍德罗·威尔逊的话吧。这位当过普林斯顿大学校长的美国前总统曾说:“电影已经达到了传播大众思想的最高境界。……由于电影使用的世界语言,更有助于它表达美国的计划和目标。”

没有一个大国会像现在中国这样,允许好莱坞电影在本国市场上如此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在1923年,伦敦《晨报》就明确敲响警钟:“美国电影是侵入英国的旗帜。通过电影的手段,山姆大叔可以期望,假如没有对他的及时遏制,总有一天他会将世界美国化。”法国学者曾评述说:“美国人正在试图用他们的思想统治欧洲,他们认识到电影宣传能够确保把美国的宣传送到每个人的眼前,是一种传播美国影响的最佳且又成本最低的途径。”

在亚洲,好莱坞电影的日子在中国是最好过的。日本每年十大票房都被国产电影所垄断;在韩国,甚至一度禁止美国电影发行商设立办事处,“把美国佬的电影赶出去”的口号时常出现;在印度,好莱坞更是受到严重的挑战。

有人会说,《阿凡达》就是好,我是心甘情愿自掏腰包去看,又与你何干?是的,可能不少中国人都会这么想,这恰恰折射了美国强大的软实力。那些被《阿凡达》折服转而质疑甚至谩骂《孔子》的人们,是否已经意识到在美国强大的软实力面前自己“中招”了,是否还能感受到美国文化的入侵呢?

保持民族文化的重要性不需要赘言。如果说20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社会还有强大的声音,要求警惕“西化”浪潮的话,那么现在,21世纪新一轮美国信息技术、互联网技术、数字技术的强大优势,使我们中的许多人产生了对美国的技术依赖,以至于忍受不了美国利益在中国减弱。

诚然,中国的各项技术劣势,有关部门的行事作风、治理方式有待提高,但在美国强大的软实力攻势之下,如何促进相对弱势的中国文化和思想的崛起,是一个更加迫切的现实问题。

再回到1905年吧。那年,欧洲电影占据了美国70%的票房,但到1912年,美国约80%的新影片都是国产电影了,想象一下,到2017年,中国票房前三名的电影会不会是国产的呢?如果我们希望是那个结果,就必须意识到美国文化正慢性侵蚀我们。在电影层面上复兴中国文化,就更需要电影人的努力、政府更大力度的扶植,同样需要中国人的文化自觉。

本文版权归人民东方出版传媒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我们的授权,请勿转载!

王文:美国已经成功”入侵“了中国 - 东方经济评论 - 东方经济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号东方出版社财经悦读汇ilove-economics最新的好书,最深度的观察,悦读创造财富!

  评论这张
 
阅读(670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